执照转租外劳太猖獗 部长点名促小贩自重

收藏:908

执照转租外劳太猖獗  部长点名促小贩自重

吉隆坡直辖区小贩把执照转租给外劳情况不严重,为免情况恶化,小贩公会及人民代议士一致呼吁吉隆坡市政厅严厉取缔,以儆效尤。

吉隆坡市政厅发出的小贩执照每年只收费135令吉,由于价格便宜,许多民众都有意当小贩,但因数量有限,一般小贩申请都失败。

因此,有居心不良者看准他人需求,以高价转租本身执照,借此谋利。

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较早时出席一项活动,就点名茨厂街、亚罗街、秋杰律及拉惹阿滋路小贩,把执照以8000至1万5000令吉转租给外劳的行为猖獗,并促小贩自重,免遭对付。

《》针对此事抽样电访小贩代表及当地人民代议士时,他们都承认同业中,有一小撮害群之马持执照谋利,但否认是外劳,也否认价格高达8000至1万5000令吉。

他们说,小贩工作辛苦,时间长,许多本地人都不愿当小贩助手,以致大部份小贩转聘外劳协助看档。

尽管国家人力资源不允许小贩聘用外劳,但在人手不足情况,半开放让小贩聘用外劳。

误认外劳开档做生意

如今巴刹、小贩中心及夜市同样出现不少外劳助手。

受访者认为,或许是部长在所点名的小贩集中区看到清一色外劳在档口做生意,而误以为档主把执照出租。

小贩公会:不姑息违例者

为免害群之马影响同业竞争,小贩公会代表及人民代议士促请吉隆坡市政厅严厉取缔违例小贩。

受访者表示,欢迎执法组在不影响小贩生意运作情况,到各摊位查看小贩的资料及确保老闆有在场,非靠执照租金过活。

他们也说,绝不姑息该些出租执照者,也不会代后者求情。

他们也促请小贩自律,勿贪求一时利益,而遭吊销执照。

抽佣奖励违例———吉隆坡小贩公会主席●洪细弟

我向来都反对小贩把执照转租给他人或外劳,但支持请外劳减轻档主的工作量。

我相信是有人为了钱,把执照转租给他人,但相信费用不达数千令吉;一旦这些人遭到吉隆坡市政厅取缔吊销执照,公会是绝对不会伸出援手。

还有以佣金方式奖励外劳也属于违例,希望同业遵守市政厅的条例。

此外,小贩工作辛苦,许多雇主因请不到本地助手,改聘用外劳,或因此而让人误会把档口出租给外劳。

即使是现在巴刹、小贩中心或夜市,助手也是以外劳为主,政府应设法助国民减低对外劳的依赖。

我欢迎市政厅执法组勤到茨厂街突击检查,避免有小贩违例把执照出租给外劳。

本地助手难求——马华武吉免登区区会主席●颜骏任

有人曾向我投诉,指一些小贩把执照出租给外劳,但没有实际证据证明;加上本地助手难求,所以请的清一色是外劳。

据我所知,有的小贩是家族式经营,有数个档口,档主休息时,就全交给外劳看顾。

一些外劳也越来越聪明,除要求每月薪金,也要抽取佣金作为奖励,所以经常看到外劳勤快工作,使人误以为是档主。

此外,吉隆坡小贩执照每年收费135令吉而已,许多人都盼获得执照;无可否认,有者看准需求,把本身执照转租给他人谋利,每月租金数百至2000令吉而已,但不可能每月达8000令吉以上。

希望吉隆坡市政厅常取缔及检查档主是否存在,以免有转租情况出现。

对其他小贩不公——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

吉隆坡市政厅一向不允许小贩出租执照给别人,包括外劳,这会对真正有意从事小贩工作维生的市民不公平。

据我所知,这数个地方的小贩执照出租情况不严重,或许是因为清一色小贩聘请外劳看顾档口,而令人误以为是外劳的档口;不过,难保会有害群之马无意当小贩,而把执照转租给他人。

目前,茨厂街、亚罗街、秋杰律等旅游景点区的小贩执照申请已额满,许多小贩都不会轻易放弃执照,有者会在年老时,转名给孩子接手,所以民众较难申请到当地的执照。

无论如何,这有劳市政厅执法官员去取缔和勤在当地进行普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