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孩子视为一个独立的思考个体,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收藏:390

把孩子视为一个独立的思考个体,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对瑞典人来说,孩子离开母体后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了,父母和师长在孩子年幼时扮演的角色,比较像是一个照顾者与导师,给予他们全方位的保护、传授知识,而当孩子可以独立思考、自主行为后,家长的角色就逐渐变成一个跟孩子能平等互动的朋友。

在瑞典人的教育观念里,训练孩子独立生活的能力,比任何事都来得重要,小孩一周岁后就可以上幼稚园,幼稚园的老师还会期望,孩子上学前就应该已具备基本生活能力,例如可以独立吃饭等。因此,瑞典家长通常会在孩子能自己坐上婴儿餐椅后,就开始训练他们自己进食。

我所有瑞典朋友的宝宝,才刚到可以坐上婴儿座椅的年龄,就会开始用肉肉的小手拿着汤匙,努力将眼前美味的果泥塞进自己嘴里,他们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沾满果泥不说,桌椅、衣服和地板也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惨不忍睹的食物残渣。但是,妈妈会假装什幺都没看到,还会大声称讚宝宝好棒。或许,这正是瑞典小孩学习独立生活的第一步吧!

孩子一岁入学后,老师会在「生活自理能力」上加强训练,让他们自己用餐具吃饭、穿衣服、穿鞋等,这训练的过程非常辛苦,孩子一开始也会因挫折索性躺在地板上耍赖踢脚、哭闹,但老师会耐住性子,鼓励孩子不断尝试,不到最后关头不伸出援手。

在幼稚园最小的幼幼班(一到三岁)里,老师也会分派不同的任务给孩子,藉此培养责任感,例如轮流拿垃圾桶、将东西归位等。学期中,学校会开设烹饪课程,训练孩子拿刀切小黄瓜、桿麵团做饼乾。大班(三岁多到六岁)还会有责任小孩(Ansvar barn)的职位出现,责任小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帮全班同学拿午餐,并帮忙布置所有人的餐桌,吃饭时间一到,每天轮流的两位责任小孩推着小推车,到厨房跟阿姨拿午餐,并推回来发放给大家。这过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我曾问过朋友的孩子:「东西会不会太烫?厨房不会很危险吗?」只见他一脸骄傲地告诉我:「不会啦!我们大家都做得很好,而且我们会注意,不会去摸危险、烫的东西。」

学校老师跟家长也会有意识地培养孩子独立思考,例如当解释植物是如何生长时,老师不会刻板的将植物的生长概念直接灌输到孩子的脑海里,而是用实际体验的方式教导孩子,让孩子自由选择要种植的「东西」,将种子埋进土里,藉由实作的过程,亲自体验植物成长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有的孩子种下了一颗真正的种子,有的孩子则选择种下一颗石头、一块乐高积木,甚至有孩子异想天开说︰「我把某某同学种下去,也会长出很多个他吗?」老师不会在当下指出孩子们的错误,只会继续带着孩子,每天帮这些「东西」浇水。老师在这个过程里,也实际让孩子了解什幺东西会发芽,哪些不会。

这种培养独立思考能力的教学,在瑞典的教育里无所不在,学校会在不同的阶段开设不同的独立思考课题,不过唯一的共同点是,老师和家长都不会给予孩子过多的「帮助」,而是放手让他们在探索的过程中学习。

有些学校在三、四年级后,会开设一门「社会实践」课,这堂课没有书本、没有作业,老师分派的任务也不是在学校就能完成的,例如:如何清洁家里的厨房?学生要根据这一个主题,去超市寻找合适的清洁用品,并设计出一个清洁流程,而后整理成报告。这样的课程跟升学其实没有多大的关联,但这堂课程的意义却等同专业科目一样重要,因为独立思考、掌握生活的技巧,才是贴近现实生活最重要的一课。

瑞典人很注重家庭生活,在大部分人的认知里,家庭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他们认为,自己+另一半+孩子是一个家庭;父母则是属于另一个家庭。

这里很少会看见三代同堂,瑞典人有了孩子后,照看孩子的责任也多由夫妻两人自行承担,孩子的祖父母偶尔会过来探望,但不会完全接手长期照顾。我的瑞典朋友曾告诉我,他们不是很能理解亚洲式「养儿防老」的观念,因为在他们看来,父母对孩子有绝对的责任,但孩子对父母却不尽然。另一个在瑞典大学任教的朋友也附和着说:「是你决定要带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所以你必须要对他完全负责。」

儘管如此,但也不代表孩子可以向父母予取予求。瑞典孩子十八岁后,大多会离开父母,独自找房子居住,在这段期间,父母可能会资助一定比例的生活费用,但剩下的部分就需要自己想办法解决,可能是打工或者申请超低利息的学生贷款。

在瑞典大学里,一边兼差一边念书的学生也很多,一个朋友工作近十年,仍还在偿还学生贷款,他说:「这在瑞典是很常见的,因为我当时想要出国拿学位,所有的生活开支都要自己负责,学生贷款是最方便、最符合经济效益的办法」。我问他:「为什幺不跟家里争取一些支援呢?」

他笑笑回答:「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当然要自己负责。我不觉得我爸妈应该为我的理想买单」。他说的坦然而直白,反倒令我这个发问的人不好意思了。

瑞典家长的不干涉、不主导,除了让孩子更早学会独立外,也在家庭中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距离感,「永远对他人保持礼貌的距离」,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是一样,因为每个人都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不是彼此的附属品。

「独立」是大多数瑞典人认同的社会行为模式,在这种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身上往往有着一股超越年龄的成熟感,比起东方教育下温驯听话的孩子,他们更有稜有角,对万物更有自己的想法,对未来也较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这种独立并不是叛逆,其实更像是一种对待自己跟他人的卓尔不群,但也恭谦有礼的生活态度。

除了固定的寒暑假期外,每年春秋两季也都各有一周左右的短假,称为运动週(Sportlov)和秋假(Höstlov)。瑞典父母在每年年初,就会配合孩子的假期排休,很多人也会选择在这个期间进行长途旅行。有时候不一定是拜访风景名胜,可能只是开着车,全家一起去露营,或是带着孩子出海航行于波罗的海的群岛之间,享受天伦之乐。

在这些假期间,学校会组织一个短期的集中照护所,配合那些没办法休假或有特殊情况的家庭。在这样的假期里,想要约到有孩子的朋友单独出门,是件有点难度的事,因为瑞典人的第一优先永远是孩子。

虽然也有朋友半开玩笑的抱怨「放暑假比上班还要累」,甚至每年开学季时,各大媒体还会凑热闹地刊上一两则幽默漫画,来揶揄终于摆脱混世小魔王的家长,是怎样的拊掌相庆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