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小事想到最极端就会出人意料──与图文创作者川贝母对谈(一)

收藏:556

把小事想到最极端就会出人意料──与图文创作者川贝母对谈(一)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来做这个採访,但限定一个时间点,在这之前抓出重点。人与人的对话,总能打开最大的经验值,而且产生不同的提问和互动。

採访当天,川贝母带来大大小小的的画作、手稿与照片,面对这些素材,好像看到他画画的桌面,灵感题材正在蠢蠢欲动。我们把咖啡店的桌子併起来,才勉强够将这些素材展开,大部分的原稿密度都很高,画风精緻。

从什幺时候开始意识到想画画(或者说绘画创作)?当时受到谁的作品吸引吗?早期最着迷什幺样的作品?谁会激发你的创作慾望?

真正意识到创作,应该就是刚进入高中的时候吧,当时读艺术学校,第一学期练的是基础技法,表现不是很好,到第二学期开始注重表现技法和创意,才慢慢开始有了信心和兴趣。

没有特别着迷什幺样的作品,应该是很多都有兴趣,不过那时后很喜欢波隆纳插画的作品,也读很多艺术史和相关杂誌,不断的吸收,有和一些朋友讨论,所以应该是受朋友影响比较多。记得那时候几米、可乐王、万岁少女等在报纸开始连载专栏或者配图,也让我对报纸插画有一些理想和目标性,如何投稿报纸也成了刺激创作的原因之一。不过,虽然都是搭配文章进行插画,但我都把它当成自己的东西来创作,所以也会多一些诠释。

你认为「插画」的定义是什幺?或者说,怎样的绘画作品「不像」 或「不算是」插画?

这问题好难唷(笑)。我觉得插画的类别越来越广,说自己是插画家,但其实这个名词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一样的形象。例如几米和马来貘就是不同的类型,或者更动漫一点的那也是插画。我有想过「插画」这个名词是不是要再更细部区别,但目前似乎还没有适当的分法。

而怎样的绘画作品「不像」或「不算是」插画,我想只要有议题或想表达的东西,就可以叫艺术作品或绘画作品。插画之所以是插画,应该是说它只附庸于文字本身,没有引人想像或思考的空间,或者插画有时间性和单一性,好像离开附属的文本力量就会削弱许多。以我自己来说,画儿童刊物的插画就绝对是插画,帮副刊画的插画,有一些我就可以称为绘画作品,因为离开副刊文本,它仍然有被解读的空间。

你说报纸的商业案件,虽然是搭配文章进行,但你都当成自己的画作。所以那个界线,一开始就抓的很好吗?什幺时候你会把那当成商业?什幺时候当成自己的作品?或者一开始就是黏合的始终没变?就是如果以「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又是山」来形容,你有一个渐进的状态吗?

因为副刊插画包容性很广,所以一般来说都可以当作自己的画作,其中的界线应该就是「不要太明确的表现某物」吧,抓住一个主题,其它就点到为止,就可以加入更多自己的意思。但若是单纯的家庭温馨主题,或者谈食物等较明确的主题时,我就会把它当工作,因为这些比较不容易放太多创作想法。儿童插画对我来说也是工作,因为目前还抓不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方法。

除了报纸以外的案子,就得看合作的对象属性,像书展主视觉,包容性也算大,所以还是会把它当成自己的创作来进行。也有画过年曆插图,因为有明确的主题,所以就会把它当作工作来看,得和对方仔细确认草图细节,才不会有双方认知差异太多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