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留给你,我孑然离去:《给自己的情书》

收藏:339

把心留给你,我孑然离去:《给自己的情书》

  由凯萨奖影后艾曼纽德芙与义大利影帝费比奇欧吉福尼主演的《给自己的情书》,与其说是一部罗曼史电影,不如说是一个了解如何爱自己的故事,以一个已婚二十年的人妻之姿。

  本片的叙述极为缓慢而细腻,几乎是到了一种零碎琐事也拣入的程度,主角凡雀丝卡曾是一个建筑师,但工作了一年就步入婚姻,从此扮演一个模範妻子不再发挥所长,然而一次的意外,父亲要求她与自己的事业伙伴马西莫共同合作设计一栋房子,使她不得不从新面对自己所逃避的事物。

  在本片中,「逃避」与「面对」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凡雀丝卡显然在遇见马西莫之前十分习于安稳的生活,她的父亲曾对她说,是她把自己关进了牢笼,她浪费了自己的才华。我们无法确切得知她逃避的原因是什幺,也许是因为父亲过于卓越,导致自己无从追赶,也许是丈夫过于完美,让她甘愿专注于他,或者也许是她从没认真倾听自己的心。

把心留给你,我孑然离去:《给自己的情书》

  马西莫原以为凡雀斯卡只是个养尊处优的贵妇,却在相处的过程中发现了她的不凡,即使自己也有交往多年的女友,却也无法控制地倾心于她。片中有个有趣的设定,他们两人都是建筑师,但是马西莫与女友并没有同住,他为人们建造一个家,却没有找到自己的归属,凡雀丝卡总是帮丈夫与孩子订旅馆,而非在他们来访时与父亲同住,人们最擅长的往往也可能是最缺乏的。

  也许很多人都曾为此所困,该选择安稳的生活还是灵魂伴侣?必须很诚实的说,也许这是在社会有了一定发展后所产生的问题,以往安稳的生活代表了一切,互相依偎就等于互相依存,满足了低阶层的生理需求之后,才可能再去追求其他的美好。

  比起凡雀丝卡与马西莫的感情,她与父亲的父女之情也十分精彩,一个言语刻薄的父亲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关心之情,为了女儿收起的光芒惋惜,也许是如此优秀而不擅表达的父亲,让孩子自小没有充分表达自我的空间,她索性封闭了探索自我的能力,直到灵魂伴侣的出现才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有人认为这似乎是一部在「合理化」出轨的电影,但我想一定也有很多人听过这样的故事:

柏拉图曾问苏格拉底:「什幺是婚姻? 」

苏格拉底请他穿越一片树林,砍一棵最粗最结实的树回来好放在屋子里做圣诞树,但是有个规则:「不能走回头路,而且只能砍一次。」

于是柏拉图去做了,很久之后,他带了一棵并不算最高大粗壮却也不算赖的树回来了。

苏格拉底问他怎幺只砍了这样一棵树回来?

柏拉图说:「当我穿越树林的时候,看到过几棵非常好的树,这次,我吸取了上次摘麦穗不断挑选期待更好的,导致空手而回的教训,看到这棵树还不错,就选它了,我怕我不选它,就又会错过了砍树的机会而空手而归,儘管它并不是我碰见的最棒的一棵。 」

苏格拉底说:「这就是婚姻。」

  我们经常在还没学会爱人甚或爱自己之前坠入爱河,在结婚之后才学习如何当伴侣,甚至过晚得知自己真正所爱。选择道德价值或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成了痛苦的课题。

把心留给你,我孑然离去:《给自己的情书》

  「我从来没写过情书」,凡雀丝卡最终决定压抑自己对爱的渴望,继续当丈夫身边的模範妻子,在离别时她把一封信交给马西莫,她到最后仍然自私的逃离,但是她已学会正视自己的心:「我把我的心留给了你。」与其说是给马西莫的情书,不如说是对于自己的自白,然而明了与实践的差距仍然太大,凡雀丝卡即使过着同样的生活,却也不再是过去的她。

  这大概是本片最使人不断忆起的原因,视而不见亦或放手一搏?这样的生活还是新的价值选择?过去的一切如何放下?「昔日种种也许没有使我们变的更好,但却使我们更理解自己。」一段完美的恋情没有结果,更品嚐了身不由己的苦涩。

电影资讯

《给自己的情书》(Dove non ho mai abitato)-Paolo Franchi,2018[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