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想像力用在对的人身上

收藏:845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终于抵达位在新北市山区的片场。十年没来这里了,刚刚在一路开车来的路上,心底直发毛。在我还在唱片圈工作的那个年代,关于这个片场的鬼故事很多。我原本已经做好心理準备,要在片场入口处迎接我的那座坟墓,才发现它早就被迁走了。

等下要利用拍片空档跟我开会的偶像艺人,正在摄影机前卖力演出。我在工作人员休息区,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跟着大家一起盯着导演提供给大家看的拍片萤幕──刚开始大家都很专心,看着艺人的现场工作画面,然后总有人会开始先启动一个话题,一伙人就开始陆续加入讨论……那就是在工时冗长的拍片现场里,经常出现的幕后场景。

「最近好吗?」我问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企划,原本只是想打个招呼而已。
「我最近尝试跟一个人交往。」她说。

大家都知道,这个女企划的恋爱运一直都不好。现场开始有些人,把眼神从前面的小萤幕,移到我们这里,那就是一个新话题,要被启动的时候了。

「这个人,其实两年半前我们就认识了,而且一直偶尔有连络,直到他突然有一天用App跟我说,他失恋了!而且想约我出来聊聊天。你说,那是不是一个Sign?!」她说。

「然后呢?」我问,因为我知道她想继续说;因为我知道,现场其它的人都还想听。

「过程很开心,虽然只有真的见过几次面,可是我们每天都会用Line聊天,我算过,那是我们很快乐的十六天,然后到了第十七天,他突然就像鬼一样地失蹤了!」

都还来不及等我问,就又继续说:「我找了他好几天,电话不接,Line已读但不回。我从第十六天的每一个跟他有关的场景,开始回想,是不是我说错、还是做错了什幺?我觉得没有啊!然后,我又开始倒推回每一天,发生的每一个场景,在那些过程里,他不断给我的Sign……我不懂,如果他不喜欢我,为什幺半夜了都还不睡,只为了跟我聊天?为什幺要约我出来?为什幺要说,我真的很特别?又为什幺要说,我真的对他好好?」


就在她开始歇斯底里的时候,我发现有些人,开始悄悄地把眼神,移回前面的小萤幕。那意味着,他们还在工作;又或者是,他们正在让自己看起来,从来没真的进入过这个聊天室。 

「我想过要取消掉追蹤他的Facebook,但我实在忍不住,还是去看了。他没事,还活着。我看着他在FB上贴的歌,我知道那些歌,都是他对我的心情。就像他昨天贴的那几句歌词:『相信你会为爱往前冲,而我没有把握。暧昧的关係到底算什幺?怕你爱上我,不要爱上我。』于是,我也开始在自己的FB上贴歌,我贴的都是冷门的歌,可是我竟然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在这个城市的不同地方,听见了每一首,我为了他而在FB上贴的歌。你说,这是不是上天也在给我的Sign?!」她突然抬起头,看着远方,叹了一口气说:「我觉得自己这次,不只是又遇到鬼,而且还是鬼打墙了!」 

这不是一个真的鬼故事。坦白说,还有点冗长跟无聊,不然不会才说到一半,就有很多听众,偷偷地离开。而大多数的我们,其实也都拥有几个在「爱」里发生过的鬼故事,对不对?!只是,我们不一定会说出来。因为,我们不确定,别人是不是真的想听;因为,连我们自己,都不确定这个鬼故事,究竟是不是真的跟「爱」有关?! 

我们疑惑地留在原地,因为不甘心,因为坚信: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有它的原因跟道理。就像最严谨的检察官,让自己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回到记忆的现场,在那一场又一场疑似爱的事件里,寻找「相爱」的证据和「谎言」的蛛丝马迹……最后,用伤心承认自己的办案失败,用恐惧宣告这不是一个科学事件,让自己从检察官变成一个法师,觉得自己一定拥有灵异体质,才会一直在爱情里大量撞鬼。 

只是,就像大多数的鬼故事,我们总是不明白,那些撞鬼的人,明明在一开始, 
就或多或少地感觉到事有蹊翘,可是他们为什幺还要铁齿地留下来?还非得要真的被厉鬼缠身,才要哭爹喊娘、屁滚尿流地逃开?! 

就好像,我们明明知道,对方有一些我们所无法理解的作为,我们不但没有离开。相反地,还要帮他找理由,天马行空地发挥着我们的想像力,帮对方解套。如果那样的想像,是快乐的,那也还好;而偏偏那样的想像,是让人又迷茫又痛苦的。 

把妳对「爱」的想像力,用在「对」的人身上吧! 

而什幺才是「对」的人?一个真正喜欢妳的人,他应该要像妳一样,会害怕对方跑开,会害怕错失一个可能会幸福的机会。所以,他的态度不会若有似无,更不会模稜两可。两个人的交往,一开始最基本的「对」的标準,就是诚意。我们无法在一开始,就知道对方,究竟会不会真的是我们未来对的真命天子?可是我们一定可以判断,对方在这份感情刚开始的时候,究竟有没有付出最基本的诚意?! 

因为爱很甜,所以我们对爱的想像力,总是最丰富。而我们最应该对爱的想像,是两个确定相爱的人,要一起努力的「未来」;而不是,那究竟是不是「爱」?也只有等妳真的遇到了一个对的人,妳才发现,真的爱,原来并不需要太多想像,它总是如此简单而直接:彼此一旦想念,就算万水千山,也会穿越相见。一旦相见,也不用迂迴揣测,对方的心思。妳应该很放鬆、舒服、自在,因为爱从来都不是推理剧,而是最自然的生活。 

当我开完会,离开片场的时候,大家都还在继续工作,据说这支广告将会拍到天亮。我一个人走进漆黑的停车场,终于钻进我的车,我想起从前,每次回去都会在山区迷路的惨事。庆幸的是,十年后,这个世界终于有了导航装置的发明;庆幸的是,十年后我终于因为一份稳定的幸福,而明白了爱情里没有真的鬼故事的道理。更何况,这个世界大多数的鬼故事,其实也都是人类想像出来,自己吓自己的,对不对?! 

因为后来,她就一直忙着工作,所以我没有机会再跟那位女企划说话。于是我决定把我想对她说的话写出来。「你知道吗?那天我在网路看到一篇文章,说的竟然就是我跟他的故事,你说,那是不是又是一个老天爷要给我的Sign?!」我突然想像起,如果她也看到这篇文章的表情。「不是!那就是我的笔名,是我故意要写给妳看的!」我想像着我的回答,然后笑出来,驱散了一整座山的鬼意。 

角子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