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过的炮≠爱上的人(11)

收藏:998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1)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2)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3)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4)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5)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6)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7)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8)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9)

打过的炮≠爱上的人(10)

这些在爱深时产生的音符,是不是都会有曲终人散的那天

我常常思考,茫茫人海中,怎幺就只对他有感觉

为什幺他可以找到我,在这片海浪上

被烧得火红的酒显得难以下嚥,茶蜡下融化的彷彿是人生

那一丝一缕终究融的不见蹤影,就像迷途羔羊

我迷失了

程玮在我耳边的喘息,悦耳的我不想放手

夹紧大腿的我,已经控制不住高昂的慾望,他很坏,我却很爱

沿着太阳穴留下的汗珠是他努力的证明,我的手掌欲拒还迎的抵住他的胸膛

那不断进出的阴茎,兴奋的膨大,好似退烧药也无法让它退烧

紧闭双眼的我,被一秒一秒的充填

他挺起身子,偶而捏捏浑圆的胸部,偶而搓揉粉红的阴蒂

不仅满足自己,也满足我

很喜欢做爱完躺在床上牵手的我们,一起喘口气,一起将大腿放在对方身上

然后看着对方嫌弃的眼神,在笑笑的加重压在对方身上

我一转身爬到程玮身上

「你觉得我漂亮还是你前女友漂亮?」

「我没有前女友,妳就是我的初恋」

「最好是啦!是谁告诉我当初某任前女友在客厅砸坏电视的」

「我想是妳记错了,可能是之前隔壁邻居的女儿干的好事」

诸如此类的问句,诸如此类的回答

即使一次又一次的重複,我还是想要听那些甜蜜的谎言

「那…你会娶我吗?」

「我不娶妳要娶谁」

这一天,我觉得我真的找到对的人了

其实女人不该在滚床单中找到自我的价值,那些甜如蜜糖的谎言

总出现在滚床单之后,我害怕我只是再一次沦为滚床单的理由

「宝贝,起床了,该準备上班啰」

太阳将大楼晒的橘黄的时候,是我们的上班时间到了

程玮是个很爱亲吻的男人,

我在厨房準备午餐的时候,他总认为绑着髮髻的我很可爱

总爱亲亲的我的脖子或是锁骨

亦或是起床刷牙的时候,他看到穿着衬衫的我,总想调戏我一番

摸摸大腿之后,再偷亲一下脸颊

甚至他说,有时候看着熟睡的我,总是情不自禁吻着我的额头

再将我放在他自己怀里,搂着我睡,将我当成小孩一般

今天起床的时候,他并没有亲吻我,而是直接起身到厕所梳洗

男人只要一个举动稍稍不同,女人就能感觉到

我给自己最后的容忍,只要…能撑过这次,或许我们会好的

过了一阵子,跟程玮依旧维持着相依相伴的关係

直到某一天身体很不舒服的请了生理假,想说就近去程玮家躺一下

没有提前告知他,我自己搭了捷运走到他家

还在远处,我看到程玮的身影

他站在门口,搂着一个女子

我躲到一旁想要看清楚那个女子的模样,我忍着身子的不适

直到我看见那怀里的女子是菲比

菲比在他怀里哭的伤心,不断啜泣着

程玮搂着她并上下抚碰着她的手臂,不断的安慰她

他们并没有要分开的意思,这时,再也忍不下去的我

直接走到他们面前,我沮丧跟愤怒的情绪快要倾洩而出

「可以告诉我这是什幺情形吗?」

程玮看到我的出现马上放开菲比,而菲比一脸泪人儿可怜兮兮的模样

菲比马上过来拉住我的衣角

「蔓妮,妳可不可以把程玮让给我,求求妳」

「妳可真会装,装的真好,你们可以在我面前装的这幺好,我诚心的佩服妳们」

「菲比,妳不要再说了,我已经说过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程玮,你这句话是什幺意思,你们以前在一起过吗?」

「对不起,我没有告诉妳这件事,就是怕妳会误会」

「蔓妮,妳别傻了,我以前怀过他的小孩,他说过会娶我,结果消失不见之后,又回来求和,但是我却发现他却又同时跟妳在一起」

什幺?

搞了半天

我才是第三者?

卡卡小姐

《下周一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