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员勤锁车 每天逾百中招何清园商家生意跌半

收藏:876

执法员勤锁车  每天逾百中招何清园商家生意跌半
执法员勤锁车  每天逾百中招何清园商家生意跌半

商贩担心被取缔,减少到何清园采购,向来车水马龙的商区变得冷清清。

向来泊车位严缺的何清园,本月成为吉隆坡市政厅执法人员“长驻”地区,每天逾100辆轿车因逾时未加额、违例泊车或双重泊车轿车等,在短短15至30分钟停留时间遭上锁,罚款100令吉,令顾客止步,当地商家生意剧降50%。

大马时装批发城进出口商会长拿督洪细弟今午召开记者会时,斥隆市政厅把泊车位私营化后,承包单位作风如同企业拼业绩,每天派出执法人员在商区执法,使何清园过去33年打下的服装城美誉付诸东流。

“当局从去年开始加强何清园的泊车执法,惟顶多一星期锁车2次。但从本月起,变成天天来,还派出两辆货车载送多个轮胎锁,从上午8时至傍晚6时不停展开锁轮胎行动,每次开锁罚款为100令吉令,商家叫苦连天。”

执法员勤锁车  每天逾百中招何清园商家生意跌半

潘耀贤(左起)、洪细弟、张志源、郭汶隆、邹俊松、陈鸿业及陈治健斥执法人员的行为打击当地业者生意。

洪细弟揶揄如“拼业绩”

他强调,乱泊车绝对不被支持,惟何清园泊车位比33年前还少,早年柯南卡路(Jalan Kenanga)为美化及建时装批发城,已减少20%泊车位,加上许多商家为了方便,向隆市政厅租用了30%泊车位 ,供大众使用的泊车位只剩50%。

“今早就有一位女性把车停在路边,发现执法人员欲上锁时,启动轿车欲离开,惟执法人员并没通融,坚持上锁,毫不留情。”

他揶揄隆市政厅及承包商在100令吉罚款上五五分账外,是否还有给予执法人员抽佣“拼业绩”,例如每辆车10令吉,使到该些在店外停车下货的货车、双重泊车但有司机在内的轿车、没有泊车固本等,频被取缔,每天估计有100多辆轿车被锁轮胎。

出席者马来西亚时装批发城进出口商副会长张志源、董事符致照、青商团陈鸿业及陈治健等。

执法员勤锁车  每天逾百中招何清园商家生意跌半

执法人员的货车置有多个锁扣,沿途取缔违例泊放的轿车。

洪细弟:泊车位不足应通融矫枉过正逼走商家

洪细弟促请市长了解吉隆坡商业运作,尤其吉隆坡注册新车牌每年有数百万上路,当局应通融泊车位不足问题;否则矫枉过正的执法只会逼得商家无法生存,迀出隆市,使隆市中心变成死城。

交通阻塞习以为常

他指出,何清园有许多外坡商家到来采购,此措施已吓跑不少商贩,更担心若有外坡客户轿车被锁,将影响他们行程。

“据了解,这里有位商家在一星期内就被罚了700令吉。相信隆市有多个地区也面对严厉执泊的困扰。”

他承认当地交通阻塞,惟阻塞对商家而言是好事,代表有生意,也相等于繁荣城市,当地商民习以为常,并尽量在道路保有空间让其他交通通过或停留数分钟让客户上下货。

无论如何,他将致函市长正视此问题,促请当局在泊车位不足情况,以法理慎通融何清园商家,尤其经济不景当前,不该大力取缔为难商家的运作。

时装批发业者·郭汶隆

代客顾车增工作量

执法人员天天巡视及上锁,吓得顾客不敢常来,原本客户一星期来3次办货,改为一次,生意深受影响。

为增加客户前来消费的信心,我们还协助客户把车匙交由我们保管,代顾泊在店前的轿车,派员工在店外驻守,一旦发现执法人员靠近,立即通知客户把车驾走,免被上锁,增加员工的工作量。

时装批发业者·潘耀贤

员工无心工作

员工平常为了方便,把轿车停在店前附近。近日执法人员常将逾时、违例泊车轿车上锁,搞到员工无心工作,一见到执法人员即如惊弓之鸟,纷纷忙加时或把车移走,担心受罚。

我也不敢把车匙带在身上,交由楼面职员保管,时刻防范执法人员锁车。

我曾想在店前租用泊车位,方便客户或上下货,惟店前附近数个泊车位已出租他人,根本没办法解决泊车位不足问题。

时装批发业者·邹俊松

客户愤怒不愿再来

执法人员做法造成客户怒气冲冲,在店里扬言不敢再来了,尤其一些外坡来客户只是在店前停留15至30分钟提货,也遭上锁,平白被罚100令吉。目前员工都把车停放在时装城,免遭取缔。

虽说何清园时装批发城有许多泊车位,惟大多数空间在顶楼,不方便客户采购,尤其女性客户根本无能力把货推到位于8楼以上停车场,只能冒险在店前停车拿货,却被上锁。

执法员勤锁车  每天逾百中招何清园商家生意跌半

汽车轮胎锁置有通告及电话供车主联络及寻求开锁,也列明开锁价为50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