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医师,就好比找好对象

收藏:573

找好医师,就好比找好对象

撷取「医院专科医师」与「在地家庭医师」的优点

我希望患者要撷取医疗的优点,换言之,就是同时善用专科医师与家庭医师。如果是只有医院里的专科医师才能做的诊断与治疗,那就请家庭医师帮忙转介至医院;但若是感冒、轻微的副作用或血液检查等,就近请家庭医师看诊已经相当足够(注1)。

然而,家庭医师的概念至今仍未扎根。

就像有所谓「明星医院」这种说法一样,在医院品牌化的情况下,有很多患者觉得,只要到医院里给专科医师看诊,就足以让人放心。但实际上,光是这样还不够。

在遇到癌症或难治之症时,医院里的专科医师和在地的家庭医师,两者缺一不可。因为对患者而言,在最后关头能协助自己,或是陪自己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的,很多时候其实是家庭医师。而且,和过去不同的是,现在大医院与家庭医师合作进行治疗,已是理所当然,医院和诊所经常透过传真交换资讯。

再说,现今这个时代,患者无法长期待在急性医院(注2),若两者不合作,医疗行为就无法成立。如果无论如何都想到医院给专科医师看诊,不妨半年一次或一年一次,请家庭医师帮忙转介、代为挂号,再到医院看诊就好。

国家必须培育好的家庭医师,患者也必须努力寻找好的家庭医师。寻找家庭医师,就好比找结婚对象,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找到、遇到好的人。而且,这件事还攸关自己的生命,在这层意义上来说,找医师可能比找结婚对象还重要。  

比起抱怨,「离婚」是更聪明的选择

虽说找医师比找对象重要,但说到医师与患者间的关係,感觉像夫妻一样,但又有点不同。因为,无论感情再好,两者仍分别为执行医疗行为的人与接受医疗行为的人,立场始终不同。只要立场不同,医师的实话与患者的心声,有时候就会恰恰相反。

举例来说,我曾经有好几次出于好意,想鼓励正在与癌症奋战的患者,所以对他说:「至少有三个月都不必担心唷!」没想到患者却悲观的解读成「医师弃我于不顾,说我只剩下三个月。这简直就是医疗骚扰(注3)!」患者的这种反应总令我非常错愕,但这也显示了言语的意义,往往会因为听者不同,产生很大的差异。

只要彼此的关係是医师与患者,看法不同也是莫可奈何,只能试着互相理解,最起码要做到「不说谎」。医病关係的基础在于互信,如果患者偷偷看两位同一科的医师,对医师来说,还是会感到非常遗憾。既然日本医疗是难能可贵的自由就诊制(注4),患者更应该寻找适合自己的医师。由于日本医师法规定医师有应召义务(注5),必须诊疗所有前来就医的患者,所以纵使心中觉得某位患者很讨厌,也不能像寿司店老闆一样,说出「钱我不要了,你给我回去!」之类的话。

不过,医病关係毕竟也是人际关係的一种,也有所谓投缘与否。如果个性不合,患者不要去那家诊所就好。偶尔,会碰到有些人抱怨「那里的医师真是一点都不亲切」,但医师的真心话其实是「如果要抱怨的话,到别家去看就好啦!」

______
注1:在医疗卫生统计名词的定义当中,从事一科或数科诊疗业务,每科均有专科医师者为医院(Hospital),而仅为门诊者提供诊疗的为诊所(Clinic),得设置九张以下之观察病床,依其业务性质,又可分为专科诊所及一般诊所。
注2:急性医院是指针对紧急、重症患者提供住院、手术、检查等高度专业医疗的医院。慢性医院则指当症状发作、恶化时,提供治疗的医院。台湾卫生署并没有针对急性病、慢性病的体制来划分,所以,医院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急性医院,但政府正逐步建立慢性医院或急性医院慢性病床的体制。
注3:意指医师或医护人员做出的「会在病人内心留下心理创伤」的发言、态度,或行为。无论是否出于恶意,也不管合理与否,只要患者感到不愉快,就已经构成医疗骚扰。
注4:患者可自由选择就诊的医疗机构的制度。与此成明显对比的是英国的医疗制度,在英国,医疗由国民医疗服务(National Health Service,NHS)提供,由于主要财源为税金,医疗机构的主要收入就是由NHS分配的预算。患者就诊时并非自费,所以原则上,若无家庭医师的转介,民众一般无法直接找专科医师或到医院就诊。
注5:医师对于状况危急的病人,应立即依其专业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无故拖延。台湾医师法中也有相同的规定。

摘自《48个真相,帮你找回医疗自主权》

找好医师,就好比找好对象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Vic,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