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生命的归途1

收藏:891

找到生命的归途1

记者/主持人:雪莉

来源:希望之声  (看见墙上挂着师父的教功图,就看到从师父身上「刷刷」的下来无数的金星,像密密的雪花一样,太耀眼了。) 

点击收听

听众朋友,欢迎您收听《传奇人生》节目,我是雪莉。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找到生命的归途》。故事的主人公是位六十六岁的老太太,她的前半生命运坎坷,没读过书,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一九九五年幸遇法轮大法,走进了大法修鍊。修鍊后不但很快能识字了,还能讲真相救人了。讲真相时,人们都说她怎幺讲的那幺好,「比教授还教授啊!」。好,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感人故事吧。

我家在北大荒,家里兄弟姐妹九个,我是女孩子中的老大。那时爸妈都工作,我六岁就学会了做饭,灶台前蹬着个小板凳,才能够得着那个大菜墩儿,做一大家人的饭。八岁该上学了,报上名还没去报到就该秋收了,我就得捡麦穗去啦;九岁那年,又报了名,结果叫我去薅谷莠子去了;十岁刚报名,妈妈生了小妹妹,我得伺候妈妈月子,照看妹妹,收拾屋子,养鸡、煳猪食,还得做三顿饭,爸爸身体不好,每顿都给我爸做小锅饭,让他吃的好一点……

这些活儿都干不完,还上什幺学啊?妈妈四十天产假完了上班去了,家里所有的活儿都扔给了我,洗衸子、换尿布、哄妹妹睡觉,为了不让妹妹哭,就吮我的下嘴唇。从那以后,再就不提上学的事了,这辈子也就再没读书的机会了。

十四岁那年,农场招工,我就想法儿去,不想再缠在家里干这些活了。迈出这个家门,我就和男劳力一样出整工,干一样重的活。从来没落在人后过,和男劳力挣一样的工分。我能干哪,速度快,还精细,从不懂什幺叫糊弄,干活儿让人放心。挣的钱都给我妈,就这样一直到结婚。

十八岁,该找对像了,我不想找,死不了就到庙里去吧!可禁不住妈妈骂,也不能惹爸妈生气,出不了家那就出嫁吧,二十岁那年,我嫁给了一个木匠。他母亲走得早,父亲是省城一所大学的厨师,得罪了领导给下放到农场。他家就这爷俩。看着他可怜,就嫁给他了。

结婚头几年日子过得还算平顺,我拚命的干活,攒了几个钱。等到生了三个女儿后,老公公逼着我离婚,撵我走,因为我没给他家生儿子,他家是单传,得有传宗接代的。我不肯离婚,丈夫就打我,逼我走,还要把三女儿扔到火车上,说谁捡着谁就抱走。

文革后落实政策,老公公想往城里调。我也盼着老人能调回城里,孩子们将来可以读书,有出息。接着儿子出生了,可病也一个接一个的来了。

有一天,在邻居家遇到一位喇嘛,他说我很有福,说我会往南走,走很远很远。我就说老公公正在落实政策,他说:年末的最后一天,你老公公就平反成功了,上边盖着大钢印。他说,你老公公办这个事,有二龙戏珠,龙的前边还有灯领路,全家都是借你的光。他说他的,我也不信。

果真,年末三十一号那天,老公公回来了,拿出一张纸,我不认字,不知纸上写的啥,只看到那上面真有个大钢印。我们可以进城了。

一九八一年全家进了城。户口倒是落下了,我一身病也落下了:关节炎、类风湿、腰肌劳损,心脏病、癔病,严重的妇科病,双侧附件炎,宫颈糜烂,严重的鼻炎,还对很多东西都过敏。有位老中医给我号脉,说我怎幺这幺大的气呀?我心想哪能不气呀,为这家付出这幺多,心里不平。

由于身体不好,心里总是憋气堵得慌,找不着出路,想死死不了,活着又遭罪,咋办呢?我就到庙里皈依当了居士,初一、十五的就往庙里跑。

一九九四年年底,一位庙里的尼姑到我店里来剃头,说到她手里有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我就急着想听,说过年就还你,九盘带,她借给了我最后三讲的带。我带着三盘带回老家过大年。这带呀,我反覆的听,回家之后又换其它盘的带来听。

在修鍊前那几个月和佛教的缘份,使我懂得了修佛的基本常识,知道了因果报应、生死轮迴、命运等。听到师父讲法录音后,我才知道生命就是为法来的。我就到庙里去给观音菩萨上香,说:「我得大法了,我再不来了。」

就这样,一九九五年初,四十多岁时我正式得大法修鍊了!知道这才是真正让我回家的法宝哇,我真找到回家的路了,苦了这幺多年,就是为今天得大法呀!从那以后再也不想死了。女儿们高兴的说:「这回好了,我妈再也不想死了!」

到了炼功点,结识了好多老学员。一天,到一位老学员家去,看见墙上挂着师父的教功图,就看到从师父身上「刷刷」的下来无数的金星,像密密的雪花一样,太耀眼了。那几天浑身每个汗毛孔都呼呼的往外冒凉风,冷的我「嘚嘚嘚」的直磕牙,发烧,嘴、鼻子都起泡了。也就是炼了四、五天吧,我那一身的病啊全都好了!你说,能不愿意炼嘛!大冬天大雪过后,我就起大早,扛着大扫帚,把炼功点的雪都扫乾净了,等着大家来炼功。后来做了宣传栏,我就天天早晨背着,挂到炼功点,洪扬大法,让更多的有缘人来得法。

一九九五年初,师父的《转法轮》正式出版。拿到《转法轮》,心里真高兴!可我一个字都不认识,那个着急呀,这幺好的法,找了几十年,终于找到了,可看不了!我没恨过谁,可恨我父母,小时候不让我上学读书,现在看不了大法书。

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开始只有几个人,以后越来越多,最多达到三十多人。

学法小组在我家对我学法提高帮助太大了。大家读法,自己就顺着一行一行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下看;自己学法就对照师父讲法录音学,广州讲法录音带和《转法轮》相比较差不多能对上。

就这样,为了学法认字,我在家半年没到炼功点去,我把《转法轮》读下来了。然后到炼功点上,辅导员说:「你哪去了,我们都想到你家找你去了!」我告诉他我在家半年没出来,用半年时间读了一遍《转法轮》。半年虽然只读了一遍,可我能独立的学大法了!

那天早晨从炼功点回来,和一位同组的修大法的教授一起走,他说昨天一天读了四讲《转法轮》。我心想:「唉,我这半年了才读了一遍九讲,自卑呀!」我就跟他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就知道你一天学了四讲法。为什幺先知道了?羡慕你们啊,还是有文化好呀!这时就听到一个声音说:「你比教授还教授!」我就自我安慰说,那我前生可能也是教授吧。回到家把这事儿跟女儿说,女儿对我说:「妈,你和别人不一样,你刚认字,读的就是天书。那些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也不一定理解这本《转法轮》,多深奥啊!你真比教授还教授!」

现在,所有大法书我都能看下来,学法没有一点儿文字障碍,生活中常应用到的字也难不住我了。大家说:「从一个大字不识,这幺短的时间知道的比一般人都多,真是比教授还教授哇!」我感谢师父,这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大法帮我开智开慧,我太幸福了!

我丈夫爱赌钱,有人招呼就走,钱赌光了才回来。我得了双侧附件炎后,再不能有夫妻生活了。丈夫受不了,他终于开口提出离婚。我同意了。

八九年到法院办了离婚手续,因为我身体不好,不知能活到哪一天。四个孩子都判给他了。回到家我说:「离婚我不离家,孩子我不能扔,我得负责他们长大成人。」当时大姑娘十八岁,小儿子还在上小学,把孩子交给他我不放心,我就一个人承担起培育四个孩子的全部责任。他还在家住,我只当作多养了一个孩子,给孩子们买衣服也带着给他买,还给他钱。后来他开始偷我的钱,我问他,他支支吾吾的,我也不和他计较。

我承包了一个理髮店,一站一天,累呀,挺着吧,我得把孩子们抚养成人。我俩离婚十年,这期间他赌钱找女人就自由了,可实质离开我就一个月,谁能和他踏心过日子呀?他回来了,身体也不太好了,一查是膀胱癌,住进了肿瘤医院。

我辞退了工作,在医院好好照顾他。他个头大,扶他起来躺下都太吃力了,大便便不出来,我就用手给他往外抠。这时他就哭了,说对不起孩子,对不起我。

我得法之后把大法介绍给他,陪他一起学法炼功。学法后,他什幺都明白了,哭着说:「我的本体是带不走了。」住院八个多月,癌细胞转移到肺上,我一直在医院陪护他直到去世。他的病花掉了公费二十多万,也花掉我的大部份积蓄。

也许是我侍候前夫的精心,也许是对孩子们的负责感动了所有的人,他们都夸讚我:「太了不起了,离婚这幺多年了,还能这幺照顾他,太不容易了!」

看到我这样照顾前夫,同病房的患者、医院的大夫、护理人员都很讚佩,我就给他们洪法,他们了解了大法后,有看书的,也有走进大法中来的。

听众朋友,故事的上集讲完了,请继续收听《找到生命的归途》下集。好,听众朋友,今天的《传奇人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

更多故事请查看:

(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