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包商寻女‧失蹤女举报父性侵

收藏:816

承包商寻女‧失蹤女举报父性侵(霹雳‧怡保15日讯)一名承包商早前召开记者会欲寻找学搭巴士时失蹤的14岁女儿,并称担心女儿遭不法之徒掳走与性侵,没想到案情峰迴路转。原来,他的女儿是为了避开他而躲到朋友家,这名少女向警方报案揭露,指过去10个月内,她数度在不同的地点被父亲姦污,甚至在离家前也曾遭到父亲要胁及性侵犯。如今,警方已扣留一名华裔男子调查。根据案情,受害者于上月24日凌晨在万里望受到父亲威胁与责骂,并强迫她发生性行为。当天早上,她搭乘巴士前往怡保新街场时,巴士在万里望巴剎停下,她赶紧下车逃走,过后成功逃到朋友家。这段日子,她一直住在两名友人的住家,并把事件经过告诉友人的家长。虽然她接到父亲、公公、婆婆和阿姨的来电,但她始终不肯回家。本月4日下午,受害者终在友人家长陪同下向警方投报,揭发说自己从去年2月起数次在不同地点遭父亲性侵犯,警方过后扣留了其37岁父亲调查。嫌犯是于上月26日,即女儿逃走两天后,通过马华华都牙也区会主席罗桂平召开记者会,声称他为了让女儿有求生能力和懂得如何搭公共巴士,因此让女儿从万里望乘巴士到怡保市区,他则驾驶轿车跟随在后,结果却发现女儿没有在目的地下车,他因担心女儿被人掳走和性侵,希望透过报章找到女儿。涉嫌强姦另一女性朋友嫌犯当时还提到,女儿失蹤时拿着装有1300令吉现款、身份证、2部手提电话和属于他的身份证、驾驶执照及3张银行提款卡的包包。他也说,他事后有立刻去报警,但却遇到阻扰,警方指女儿失蹤不到24小时不可以报警。另一方面,曾陪同嫌犯召开记者会并且给予协助的罗桂平及怡保市议员卢嘉演,对案情急转直下感到震惊不已。卢嘉演说,警方告诉他,嫌犯不只涉嫌性侵女儿,也涉嫌强姦另一名女性朋友。“受害者向警方说,她曾在公园、车内、工场,还有她与父亲及一名30余岁女性友人同住的货柜箱内被姦污。"据他所知,嫌犯承包埋电缆的工作,并租用空地,放置机械和一个居住的货柜箱;受害者也是受到嫌犯指示而辍学。卢嘉演说,他得悉受害者的父亲被警方扣留后,週一已前往怡保警察总部查询,当时见到男子双手上铐被扣在D11组。揭母被父毒打逃家陪同受害者报案的梁女士告诉记者,受害者说她除了遭父亲性侵犯,也被父亲打,母亲曾为此事与丈夫吵架,结果也被打。“她说她父亲很凶,都趁母亲不在家时性侵她,母亲好几次想离家出走,但都不成功,后来她母亲成功逃脱,在离家前,母亲还被父亲毒打一轮。"梁女士是一名教会的成员,受害者是躲在其教友的住家,教友向她揭发此事时,由她陪同受害者报案。她说,受害者身世可怜,遭父亲性侵后也无法获得亲人的庇护,母亲也因受不了父亲的恶行而离家出走,受害者只好逃走。“她报案后数天,警方传召她到警局认人。当她站在父亲面前时,还害怕到一直发抖,她打电话给我,要我来陪她。她已经不懂要找谁,也不相信身边的亲友,只好找我。我一直安慰她,叫她不要怕,警方已经逮捕她父亲。"对于受害者的遭遇,梁女士也感到心疼。她说,她在教友家中看到受害者时,受害者一直在抽泣,并说不要回家。她听到受害者的遭遇,感到非常愤怒,决定带着受害者报案。福利局安排孩子验身梁女士提到,受害者父母育有5名孩子,她是长女,据她所知,福利局会安排其他孩子验身。她说,受害者已受到福利局保护,据悉福利局已通过法庭申请受害者的监护权,由福利局为她提供庇护。她希望警方不要让嫌犯保释出外,并儘快收集有力的证据,将她提控上庭。“受害者父亲发现女儿逃走后,他猜想女儿会联络外婆,就立刻去岳母家,把岳母的手机拿走。当警方根据受害者提供的资料致电给她的外婆时,是由嫌犯接听电话。"政要指帮错人马华华都牙也区会主席罗桂平说,他当时只是当一般的案子处理,没想到却帮错人,在新闻见报后,他接到电话指报导与事实有出入。他说,在记者会后,他安排卢嘉演带着嫌犯报案,嫌犯被安排第二天到怡保警察总部C组录口供,但卢嘉演隔天在警局等候嫌犯几小时都没有出现,电话也打不通。“新闻见报第三天,朋友通知我嫌犯被警方扣查了,我叫卢嘉演去警局找对方。"罗桂平声言,目前受害者是住在福利局。女友曾报案指遭性侵除了被指涉嫌性侵犯亲生女儿,这名承包商还被指性侵女友。怡保警区主任岑振强助理总监说,嫌犯现年30岁的女友曾于上月向警方报案,指遭嫌犯强姦,导致嫌犯被控上法庭。“由于法庭需要等待案件的完整医药报告,因此嫌犯获准保释;直到本月4日,警方又接获被告女儿的投报,指从去年2月起至12月,曾多次遭嫌犯强姦。"岑振强提到,受害者经过检验后,医生证实她曾遭姦污,并被安排住在江沙福利局的庇护中心。“警方已把此案的调查报告提呈给副检察司,目前正等待对方指示。"母为女儿申请停学根据万里望中学校方的记录,受害者的母亲于去年2月8日到来学校填写停学表格,以“身体有问题及医生不允许上学"为由申请停学。校长曾玉英指出,校方把受害者的停学日期定在去年2月1日。“校方通常不过问家长申请学生停学的情况,并只接收停学表格然后通知教育局,也有不少学生在年初停学以转校到独中。"曾玉英提到,如果老师发现学生不断缺课,老师便会致电通知家长,但受害者出席率并没有问题。她透露,受害者是从预备班升上初中一,去年1月首两个星期有上学,最后一个上学日是在1月13日,接着便是农曆新年的学校假期。她说,她不曾接获有关学生的特别报告,不过,受害者就读中一的第九班,即是最后一班。“最后一班的学生通常不太活跃,成绩表现平平。"‧2013.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