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各族母语订为国家语言,不只是为了表面平等

收藏:176

把各族母语订为国家语言,不只是为了表面平等

“Che lí tiō khòaⁿ kòe–ah!”(这妳就看过了啊。)

小时候跟阿嬷抢电视时最常讲这句话,不识字也听不懂华语的阿嬷,只有三立跟民视可以看,晚上先看《鸟来伯与十三姨》跟《戏说台湾》,然后拿起遥控器,用食指按下她记忆中键盘的位置,接着看民视的八点档。有时也会按错,还傻傻看了好久才发现,至于其他时间,大概就是在看重播。

把各族母语订为国家语言,不只是为了表面平等

没有朋友、没有聊天对象、晚辈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就连电视都没什幺节目能看;

日本殖民时期在 1920 年做了第一次台湾国势调查,当时拥有日语能力的人只有不到 3%,多数台湾人仍是以本土语言为主,即使在日治末期开始皇民化运动,1942 年调查,真正会在生活中使用日语的「国语家庭」也只有不到一万户,佔总人口的 1.3%。

但到了中华民国殖民时期,根据台湾社会变迁调查,1930 年代出生者使用国语(华语)的比例是 14%,本土语言还有 86% 的使用率,而后经历了国民党的「国语运动」后,到了 1990 年出生的这一代,惯用台语的人口剩下 19%,客语跟原住民各族语言都剩下不到 1%,我们生活中几乎已很难听到有人自然地以母语交谈。

不久前,在台大员生合作社的理事会议中,有理事被禁止以台语发言,在场的教授以「你有抽菸的自由,但不能侵害到别人的自由」来形容台语应该只在私下讲而不该在会议中使用;前几天,一个台语推广协会把台文写的章程送到内政部,却被要求要提供中文版的章程才能通过审核; 明明《国家语言发展法》第三条规定国家语言包含台语、客语和原住民族族语;第四条规定国家语言一律平等;第十一条规定国民参与政府机关(构)行政、立法及司法程序时,得使用其选择之国家语言;难道这些法律都是写好看的吗?

当然,很多人会说「你明明会说华语,为什幺偏偏要说台语」、「你明明会写中文,干嘛一定要写人家看不懂的字」,这些批评我都能理解,只是这些时候,我都不免会想起阿嬷坐在沙发上看着重播的身影。

“Che lí tiō khòaⁿ kòe–ah!”(这妳就看过了啊。)

我当时并不知道,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接触新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用自己的语言表达意见,但中华民国拔掉了她儿孙们母语的耳朵跟舌头,把她关进了一座无声的牢笼,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离开那台 42 吋的电视,离开那些重複的台词回到真实的生活圈中,但她没有办法,因为这个社会上,只会讲台语的人,连开会洽公这种小事都办不到。

会议的表达、书面的章程,这些不过都是最基础的东西,如果连这都不能使用台语文,那如何期待更少数的客、原族群能得到公平的对待,台湾又如何可能在将来,成为一个真正语言平等的国家?

把各族母语订为国家语言,不只是为了表面平等

做伙来讲台语,sńg kah 乌 mà-mà 好无?协会声明搞:

{Fish睬政治}孙博萮及台大学生组织抗议语言戒严共同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