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上的愤青 台湾鲷民专访

收藏:182

FaceBook上的愤青 台湾鲷民专访

台湾的文化相当多元,也相当自由,但因为多元文化与自由,而造成社会上常常有许多奇妙的现象发生。例如政治人物或是富人的不食人间烟火;或是只顾自己舒服,而不顾舒服行为造成别人不舒服的自私人们;还有凡事只怪别人不同情,而不知道自己已经违法的怪客。

而这些现象,也造成了一股反思潮,在台湾最流行的社群网站 FaceBook上,常常会有朋友反思这些现象的合理性。就在2014年1月10日,FaceBook上面出现了一个特别的粉丝团-台湾鲷民,他们在针对一些时事,以简单的绘图来陈述这些诡异不合理的时事现象,并在短短的一个月内聚集了上万的粉丝。台湾鲷民粉丝团的创立人-月月,目前是在日本留学的博士生;而创意总监-阿沖,是专门以日本旅游为主的旅游从业人员,点子生活这边找到了这两位特别的朋友,藉由专访来聊聊他们的想法。

 

Q:台湾的社群网路非常发达,在网路上的言论也相当自由,也有许多名人会在FaceBook上发表许多针对社会现象的看法,但比较少看到专以反思社会现象所成立的粉丝团,当初是什幺动机让两位有成立台湾鲷民粉丝团的构想?

月月:在成立台湾鲷民前,在网路上看到了相当多谣言、假故事、假名言转贴,一般人如果没有相关背景知识的话,其实很难有辨别的真伪,导致整个岛上的良民人心惶惶。所以也常常在自己FB上贴了许多看法,但总觉得不应该让朋友常常接受自己的抱怨,所以这是成立粉丝团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就是想生产一些打脸的图给大家转贴,比如说《台湾鲷民》的第一张图就是「造谣又怎幺样,反正我就是鲷啊,你奈我何?」;接下来就是职棒球员薪资争议,所以就顺势的做了这个题材,逐渐好像就往反思社会现象的方向走了,基本上这个粉丝团是以揭穿假货为目的而存在的。

FaceBook上的愤青 台湾鲷民专访

 

Q:阿沖当初怎幺会加入一起经营呢?

阿沖:台湾鲷民一开始时只有月月一个人,我是在成立几分钟后才看到这个粉丝团的。当时只是觉得『阿!这个好!我喜欢!』,就马上写讯息跟他说我想加入创作团队。

最初的构想真的就只有这幺单纯而已,至于为什幺会第一眼就爱上这玩意,除了这东西丑的很有喜感之外,自己本身也是一个时常想对这个社会某种病态现象表示不满的愤青吧!能够有这个管道,透过这样的形体去表达一种反思的诉求,确实也让自己有了宣洩不满情绪的空间。

 

Q:为什幺粉丝团取名为[台湾鲷民]?有没有特别的意思?还是真的就只是以刁民为谐音来命名呢?

月月:其实台湾鲷民这名字是成立粉丝团当天早上才闪过的灵感,当时有感台湾的刁民真的太多了,后来就联想到台湾鲷。这有点像是早期日本影集喜欢拍超人打怪兽,就是因为不能打人所以打怪兽。既然不能骂人,就来骂骂吴郭鱼吧!另外,鲷鱼的日文发音「Tai」,与「台」发音接近,也算有点双关。

 

Q:博士班与旅游业,据我所知生活都相当忙碌,两位怎幺还会有时间进行创作?

阿沖:其实旅游业真的没有太多时间,但有时候时间空下来了,却又找不到合适的题材。一开始原本计画一天一篇,没想到现在一天却发行3篇以上,完全超出当时的预期。

如果有常注意台湾鲷民的朋友应该有发现,主角大多是绿色与紫色,绿色的就代表月月的创作,紫色就是我的创作,很明显版面大多被绿鲷佔据。不过也不代表完全没付出,因为会使用后製软体,所以有些需要后製处理的部分大多是我来帮忙处理。

 

月月:我平常是脑子停不下来,没事也不会发呆的那种类型,所以如果想到甚幺我就会记下来,等离开研究室回家之后再画图,一旦研究遇到瓶颈时,也会用这来抒发情绪。但近期因为要到义大利发表研究,所以有时发文量会比较少,也请网友们多见谅。

 

Kisplay补刀:原来月月真的有认真的在做研究。

 

Q:台湾鲷民的主角-鲷,这个形象非常鲜明的角色,当初创作图像的构想是怎幺来的?

阿沖:在我加入时,台湾鲷就长这样了,不过就像刚刚所说的一样,因为两人的想法与看法不太一样,所以使用两种颜色来辨识。而内容的构想很多是网友提供的意见,因为自己身为旅行服务业者,所以像是成田机场所发生的事件,就非常有感觉。

 

Kisplay按,成田机场事件是因为天候因素,造成飞机无法起飞所造成台湾旅客在日本与航空公司的冲突事件。惜情可见此新闻。

FaceBook上的愤青 台湾鲷民专访

FaceBook上的愤青 台湾鲷民专访

 

月月:其实我不太会画鱼,所以我上网搜寻了其他人画的鱼。一开始是想用手画,但是其实因为工具上的限制所以并不是很成功,所以后来就用电脑画了,大概就是想画出很不爽自以为屌很欠揍的表情。

另外,虽然用电脑画感觉起来好像很厉害,但我用的画图工具并不是绘图软体,而是PowerPoint。

FaceBook上的愤青 台湾鲷民专访

 

Q:台湾会发生这幺多奇妙的事件,就两位的看法为什幺会有这幺多特别的事件发生?

月月:我觉得远因是文化,近因是教育。台湾人的文化来自于中国四千余年的轨迹,我们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换言之,如果想要轻鬆的人,就只要达到修身以下,所以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想法相对比较以本位为出发点,而非以整个环境群体为出发点,最后往比较恶劣的走向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相对比较不在意他人的感受。简单来说,就是什幺都吃,就是不吃亏,要吃亏也是别人吃。

不过我觉得这样的现象其实正在改变,毕竟现在资讯比较发达,各种信息的传递快速,事实上从粉丝团里的朋友的发言你可以感受到「理性」的市场是存在的,而我们的角色就是在让理性的人可以有一个选择,而不是每天只能自我灌醉。

 

阿沖:我觉得与历史背景、消费者意识抬头、网路资讯透明化有很大的关係。会说历史背景是因为,台湾史从过去到近代,几乎都是被外来民族统治的被殖民历史。

然而我们的祖先,大多藉由抗争的手法去达到自己的诉求,所以台湾史上不乏各地大大小小的起义抗争,而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在对着各种大小事进行着抗争。再加上消费者的意识抬头与网路资讯透明化,使得有更多人会去尽各种可能维护自己的权益,似乎都认为着很多事情不去抗争,就不会有结果。

『有吵的小孩就会有糖吃』的概念似乎根存在这个社会上。当自己所被赋予的权利越大,能知道的事越多,反向来思考似乎也造成了社会上出现许多目中无人、自我中心的人。他们害怕『吃亏』,甚至成天认为他人会不利于自己, 因此凡是自我中心思考,认为自己的认知才是世界的準则,走到哪都颐指气使的人,真的还是很多呢。

 

 

Q:对于台湾常常出现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以长期生活在日本的月月与阿沖来说,这些现象会不会也常常在日本出现?

阿沖:根据我自己观察,日本有个特殊现象,就是政府官员的存在感相当低,民众对于一些决策,也大多有"虽然对自己不好,但对整个社会是好的",而同意了政策。所以像是之前安倍日前宣布要调涨3%消费税,日本人就相对安静许多。如果换成是马英九来宣布,凯道隔天大概又要被挤爆了。其实日本鲷民也是存在的,但在相对守规矩的日本族群中,我觉得比例算是相当少的。

 

相信对日本有如此好感的台湾朋友都会知道,日本人对于一种『道』的精神,是相当严格在遵守的。他们对于形式、规矩、精神上是相当讲究的,这从至今仍可以看到日本有许多超越千年的文化资产中不难看出。日本自许大和民族,从圣德太子所立下的宪法十七条就阐明了『以和为贵』才能使天下太平的道理,所以日本人向来不喜欢主动与人起争执 (虽然明治时代开始有点变了调),而且跟陌生人说话开口三句不离『不好意思』,即便那跟他自己一点关係都没有。

不过时代会改变,由于年轻人西化程度较多,这种拥有日本传统『和』美德的人,已经开始有在减少的趋势了。这点也可以从日本网路上的发言可见一二。

 

月月:日本最有名的讨厌事情就是NHK收费员,日本的法律规定,如果你有可以接收电视波的器材你就要缴钱给NHK电视台,所以基本上我家是没有电视的。这个事情牵扯到两种鲷民,一种是NHK电视台,另一种是有电视但不缴费的人。在日本,大家都觉得这个法律根本不合时宜,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法条,但是因为现在的频道那幺多,我又不一定看NHK,为什幺我要缴钱?而事实上法律也没说你不缴的话会怎样,所以NHK的收费员会使出浑身解数让你跟他们签约,请你缴钱。例如最厉害的一招就是在过年前NHK播放红白对抗时,前往家中收取费用,只要你有看红白就代表你有看NHK,所以马上被抓到要收费。基本上整件事情就是卡在这里,也没有人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

 

Q:在台湾鲷民创立一个月来,有哪个事件是让两位印象最深刻的?也请两位针对这事件聊聊你们的想法!

月月:大概是Z9与鸡排妹事件,其实跟事件本身没甚幺直接的关係,当然对于这件事情我也有我自己的看法,但是从这件事情我才意识到手中握有媒体是多幺严肃的一件事情。比方说,假如在这个事件上我公然的就说我支持Z9或是我支持鸡排妹,一定会影响那些并不是真的很了解事件的朋友,如果他们因为经过我过滤的资讯而决定支持或反对,那是一件多幺恐怖的事情。当然,这也是现今许多假社会运动分子或政治人物喜欢操作的方式,因为比较容易达到政治意图。当我意识到这件事情之后,我对于每一份作品又更加谨慎了。

 

阿沖:最近印象最深的其实是有次在Google以图找图,发现居然有人在游戏论坛使用我们的图来做有我们都看不懂的梗,这时才发现原来我们的图已经散布到那幺远了。

FaceBook上的愤青 台湾鲷民专访

 

 

Q:对于台湾鲷民的人气暴涨,两位有没有特别的想法与看法!

阿沖:除了不得不让我更谨慎思考发表的内容,但这也证明了其实很多人对于不理性的行为都颇有微词,只是少了一个适合的管道表达想法。现在粉丝页聚集了不少人,偶尔会看到一些理性的意见交流,我想这是我们所乐见的吧?一个大家都能尊重彼此,倾听他人意见的小社会正在慢慢的成形。

 

月月:我的感想就是,媒体的传播力很巨大!在大爆发的前几天,我们有一天只收到13个讚的时候,所以当时是蛮怀疑自己的路线的。而当时在画成田机场的事情的时候,其实完全没想到过他会爆红,所以就是很平常心的去做平常我会做的事情而已,没想到事情最后变得那幺大,然后「台湾鲷民」四个字被媒体拿去用,突然知名度大开,坦白说是完全始料未及的。

 

Q:最后一个问题,可以聊聊台湾鲷民粉丝团,未来是不是会有更具规模的发展?还是维持目前的步调,来让喜欢这粉丝团的大家来抒发情绪?

阿沖: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往更有规模的方向发展,但我想暂时还是按照目前的步调一步一步慢慢来吧!因为当有更多的人愿意关注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更应该注意话题的选择和中立的立场来做讨论。将来也许我们还会发现更多值得探索的方向,很期待这个粉丝团的未来性呢

月月:我们一开始的梦想是要在达到一万粉丝的时候把曾经出现在漫画中的产品实体化,没想到这天来得措手不及,我们也正在筹划当中。未来不排除任何的可能性,因为说实在现在才刚起步而已,还有很多努力的空间,我们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可以让台湾社会变得更好,人与人之间更相互尊重,鲷民愈来愈少,那天来临的时候,我们就失去所有的题材了,但是那天会到来吗?

 

专访后,Kisplay其实也感受到在网路上出现越来越多愿意理性讨论的人们,也知道哪些事情是不合理,但是有时候对付不理性的人,手段还是有点粗暴。正如月月所说的,希望台湾可以越来越好,鲷民越来越少,虽然很难,但还是要继续把不合理的事件以更理性的方式告诉大众。

 

最后,就让我们一同来看看他们近期的一些作品,如果大家也想抒发情绪或是表示意见,也可以到台湾鲷民粉丝团一起抱不平!

 

大卖场停车位事件

FaceBook上的愤青 台湾鲷民专访

 

没卫生纸打110事件

FaceBook上的愤青 台湾鲷民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