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父母之手,非外劳不可?

收藏:885

不久前,我到台北的成功国宅去拜访一位朋友,离开他家时是下午四点左右,社区的走廊停满了轮椅,旁边站着都是外劳。歇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们眼神空洞、彼此间没什幺互动,倒是外劳们操着异国语言叽叽喳喳、煞是开心。

这一幕在我心中深烙下哀愁和冲击。

台湾老人长照 过度依赖外佣

外籍看护工仍是台湾目前唯一大量的长期照顾服务之提供者来源;根据劳动部的统计显示,截至去(2013)年底,台湾已引进超过21万的社福外籍劳工,其中印尼籍占近八成(79.6%)、超过16万人,但随着印尼经济改善、国内需求增温,印尼政府已宣示,将分阶段减少输出印佣,并于2017年全面终止出口,(相关新闻请点此)。这对长期依赖印佣、急速老化的台湾家庭而言,危机丛生!

台湾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吗?当然有。

以本地人力的培育而言,29个学校目前已设有老人照顾相关科系共计35个。这几年下来,共有9万多人受过培训,而考取照顾服务员执照者也有两万六千多人,但真正进入职场就业者却不到8,000人。我们的社会不需要照顾服务员吗?不,市场需求与日俱增,因为如果不需要,台湾就不会每年引进20万外劳大军来帮我们分担照顾的责任。那幺,为什幺供需之间会如此失衡呢?

长久以来,台湾社会对照顾服务员的刻板印象其实跟帮佣阿姨差不多,认为他们是没有一技之长的妇女、二度就业的选择。虽然近年来,学校广开科系招收学生,政府也建立证照制度提升此一职业的专业性,还有许多学会和民间机构开设培训班训练人才,但整体来说,这依然是一个非常重要、但却未受到重视的行业。

工时长,薪水低,回馈少,谁愿意投入?

All in One 弘道倡走动式照护

为了改变社会对照顾服务员的观感,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正全力推动「All in One走动式照顾服务」,而执行长林依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正名」,把传统称为居家服务员的这群人赋予「照顾秘书」之专业职称,「因为他们的工作内容其实很多时候不在居家环境整理、清洁打扫,而需要很多专业知识,怎幺照顾慢性病人,甚至用药,或提供有品质的陪伴。」

在薪水、工作内容和员工福利上,弘道也努力提供照顾秘书优于社会预期的条件。让她们不再是领政府补贴的时薪制居服员,而是「固定月薪两万九、月休六、七天、朝九晚六、超时就算加班费。」

弘道更跳脱旧式的居家、封闭模式,採走动式服务,亦即,仿效北欧先进国家制度,在各县市,(目前,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已推出服务),推展新型态的「走动式」照顾服务;让受过专业训练的照顾秘书/助理,赴有需求的长辈或身障者家中提供「短时间、多次数」的客製化服务,服务内容依照各家庭的不同需求弹性调配,透过「巡迴走动」的方式让长辈可以在熟悉的居家环境中,接受最适合的服务。

执父母之手,非外劳不可?
弘道照顾秘书为长辈送餐。

弘道也成功吸引许多学校才刚毕业的「年轻美眉」来加入这个产业,希望透过年轻人的投入,不仅改变大家对于这项职业传统的刻板印象,也注入活水、带来新气息。「我们做这些,无非是希望替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找到工作的尊严与荣誉感。唯有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才愿意投入,这个行业才会有前景,未来才会有希望,」林依莹忧心地说。「我们如果不赶快把这块做起来,将来台湾人老了,真的没人照顾。」

从事老人福利工作17年的林依莹每天接触的都是老人家,她的担忧绝非空穴来风。

长照、就业双赢 本籍照顾秘书取代外佣

台湾已经是高龄化社会,11年后,更正式迈入超高龄社会,亦即,每5个人中就有一人超过65岁,届时超过75岁以上的人口推估有179万人,占高龄人口将近四成(37.7%),人口结构剧烈变化所带来的照顾人力缺口之大,完全可以想像。

所幸,林依莹生性乐观,总是能从危机中看到转机,她深深觉得「这可以是解决台湾青年高失业率的一条路。」但「如果不改善目前的就业条件和社会观感,年轻人不会愿意投入。」所以,从走动式照顾的照顾秘书来开始改变,正是她实现愿景的第一步。

其实不只是年轻人,这样的政策变革也可以改善中年人的就业情况。

过去主要在偏乡提供急难救助的张荣发慈善基金会就发现,与其只是发放救济金给需要救助的对象,还不如帮他们找到可以赖以为生的工作,而培训照顾服务员正是一个双赢的选择。以屏东县为例,该县须受照顾的65岁以上人口约占13.8%,高于全台平均值,但长期照护人力资源短缺,于是,张荣发基金会与毕嘉士基金会联手办理「照顾服务员增能计画」,今年办了七梯次,协助130人取得照顾服务员资格,更重要的是也为110名在职人员提升服务技能,希望能因此增加薪资收入。

执父母之手,非外劳不可?
病房上课实况。
耕耘长照 关怀弱势 张荣发基金会戮力培训人才

张荣发基金会总执行长锺德美表示,他们「每年访查近万件社会救助申请,其中一位陈先生,原先是领急难救助金,但受过照顾服务员训练后,现在已经是三地门乡的居家服务员,除了家里不用再领补助外,也让一个行动不便的乡亲得到专业、贴心的照顾。」他强调,办增能训练计画,可以做到「给鱼吃,教钓鱼,送钓竿」的精神,同时解决偏乡老人、行动不便者的照顾需求。

一位参加张荣发基金会培训班38岁的李女士也分享说:「起初照顾阿公阿嬷,要把屎把尿,自己会频频洗手,但克服心理障碍后,觉得很有意义。且照顾服务员比原来工作有弹性,可以兼顾家庭,钱也比较多,也训练自己的耐心、同理心,现在开车,看到老人会等他们慢慢通过,更重要的是给了受照顾者尊严,觉得能做这个工作很自豪。」

张荣发基金会更进一步与台东圣母医院合作,赞助讲师和训练人员来台北参与由美国、日本、丹麦、以色列和香港等各国专家主讲的国际论坛,学习最新的观念与知识,「他们是园丁,我们希望讲师们参与这些活动,藉由他们的学习引进国内、外最新的知识和观念,让培训工作更上层楼。」

执父母之手,非外劳不可?
照顾服务员增能计画结训典礼大合照。
2016年银浪新创力国际週国际论坛将于10/14隆重登场,和您谈谈「如何设计我们的第三人生」。早鸟票热烈发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