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时政又写出得奖散文 颜择雅难以归类

收藏:740

批时政又写出得奖散文  颜择雅难以归类

出版社负责人颜择雅难以归类,她读财经杂誌和亲子教养文章,读了不服写文回应,写成了专栏作家还出书。问她最喜欢哪个身分?她说只想做自己,一定要答的话,「最喜欢当阅读者」。

颜择雅曾是诗少女,在升学主义高压的环境中,国二开始写诗。她说,从小因为有左右不分的障碍,妈妈当她是笨小孩,成绩只要排全班中间名次就可以。国中功课对她来说实在简单,读诗、背诗、写诗成为她国中生活的标记。

她 2017 年在「印刻文学生活誌」的专栏文章「赛跑,在网中」获 106 年九歌年度散文奖,她上月领奖时说,20 岁写的诗入选年度诗选,但自己在 8、9 年后,才意外在图书馆发现。

回想起来,她说,要是 20 岁时知道诗作入选,肯定要走上诗人的路,她庆幸因错过消息,放弃了诗人梦。但她仍以「范进中举」形容发现作品入选年度诗选的大喜,超越了之后得金鼎奖、及这次年度散文奖的兴奋程度。

在公布她是年度散文奖得奖人之前,很多人不知道颜择雅文学的一面。她今年出版「最低的水果摘完之后」,集结先前在天下杂誌写的专栏,和其他谈国际观、讨论狼性、小确幸等文章,序言开宗明义说:「写这本书的初衷很单纯,就是受不了大家在唱衰台湾。」

她写说:「台湾问题就是最低的水果摘完了,如今应该赶紧打造工具去摘更高的水果。」不少人界定她是时事评论专家。

基本上,她是为回应财经杂誌的文章,表达自己不同看法,所以投身写财经时事评论。她之前写亲子教养文章并出书,出发点也是为了「非讲不可」,提出自己的论述。

她谈教育,不批评台湾的教育制度;评论时事,不批评政治人物,「因为有什幺样的人民,就有什幺样的政府;有什幺样的家长,就会有什幺样的老师、及怎样的教育制度。」她专注于观念,不批评老师或家长。

颜择雅说,她跟别人不一样的是,对变化很敏感。例如台湾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国际观的焦虑,她会去追溯源头。

她说:「这跟我当小留学生,10 几岁时就在想台湾和美国的差异,身处异乡,养成观察、思考、分析的习惯有关。」她在美国读高中和大学。

「写时事评论,是和社会及和世界沟通;写文学专栏,是和自己对话。对我来说,都是在自我探索。」

笔下文章经常旁徵博引,颜择雅坦言,平日读英文书和英文杂誌,中文多读古文。有了脸书后,让她更贴近时事脉动,她在脸书的发言短评,经常为媒体複製採用。

文章含智量高,颜择雅对外总显露理性的一面,她说自己从小很有主见,不太合群,因为天性不太理会别人,不介意和别人不一样,也没感觉,但很能自处。

她目前手边列的题目,已够她写作好几年。今年也停掉所有专栏,预计启动自己的出版社出书。可以预见的是,颜择雅将继续讲大家不敢讲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