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关制度漏洞大 四千吨混充米吃下肚

收藏:721

把关制度漏洞大 四千吨混充米吃下肚 到底什幺食物是真的?

标榜天然无添加的胖达人麵包却使用人工香精;而掀起台湾有机稻米风潮的泉顺食品「山水米」,被查获使用廉价越南米充当台湾米。不肖业者行径固然令人摇头,但是身为监管单位的政府部门到底管了什幺?为何让台湾食品安全管理出现大漏洞。

根据检方估计,已经超过四千吨的「假台湾米」被消费者吃进肚里。一九七九年创业的泉顺食品,原本只是一家小型碾米厂,九七年成立「山水米实业」进军量贩通路商后,事业才急速扩张,目前已是全国前三大粮商。

山水米十年前率先引进对环境冲击较小的「鸭间稻」(利用杂食性鸭子吃掉田里的害虫和杂草,排出的粪便做肥料),广受各界注目,也打响了「有机好米」名号;近年则透过建立产销履历、接受有机认证,塑造优质企业形象,麦当劳、摩斯汉堡、统一超商、吉野家等连锁食品业者,都曾选用山水米产品。

打着「以最好的品质,开创米食新文化」经营理念的山水米,近年曾多次遭消保团体质疑贩售劣等米,但皆未引起广大回响;这次被踢爆以越南米混充台湾米,多年商誉毁于一旦。董事长李东朝一句「我不是最多的」,更让粮商同业人人自危。有业者感叹,国人食米量正逐年下降,泉顺这次爆出丑闻,势必让日益萎缩的米粮市场雪上加霜。

只查少数品种 混合米不查

检调大动作搜索之后,农粮署署长李苍郎也出面痛批,泉顺两年内共有十八次被抽验不合格纪录,却始终未被开罚,行径嚣张;然而农粮署也承认,市售包装米的例行监测,一般仅检验标示及品质,不会鉴定白米来源。

也就是说,农粮署对不肖业者可能以外国米混充台湾米牟利的行为,完全不设防。

农粮署每季固定抽查两百五十件市售包装米,检查项目包含标示、品质、品种三大项。标示部分,是检查米粮包装上,是否依《粮食管理法》规定,以中文明确标示品质规格、产地、重量、碾製日期、保存期限等资讯,若标示不清或漏标即为不合格。

品质检验则是拆封鉴定米粒的白粉质粒、碎粒、异形粒、夹杂物等成分,是否符合包装上的标示等级;若包装宣称「一等米」,鉴定结果却是二等,即视为品质不符。品种部分,只针对包装上载明「台稉九号」、「花莲二十一号」等米种的商品做检验,若包装仅标示「台湾米」或「混合米」,就不须检查品种。

根据农粮署资料,自二○一一年以来,共有三十五家厂商因「品种」不合规定,被勒令限期改善,但其中并没有以外国米混充台湾米的案例。

对于抽验项目不包含白米来源,李苍郎的解释是,来自越南、泰国的白米,外观与台湾米差距很大,若业者有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绝对逃不过检验人员的法眼;若包装标示为混合米,但外国米比率明显过高,检验人员也会主动採样送往品种资料库比对成分。

李苍郎再次强调,过去从未发现以外国米混充台湾米的案例,实在是泉顺食品的行径太夸张。

粉饰太平 业界早知有混充

然而,有业者质疑,农粮署称过去没有外国米混充案例,根本是粉饰太平,有意推卸责任。台湾区稻作协会前理事长翁良材表示,台湾自○二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每年都须开放定额外国白米进口;依WTO协议内容,进口白米一律只能进入食品市场,「全台湾十万多吨的进口米,有六成都被泉顺吃下来,这些进口米都到哪里去了,农政单位说得清楚吗?」

翁良材直言,不肖业者以劣质外国米混充台湾米销售,赚取数倍价差的问题,业界时有所闻,政府单位从未严格取缔;不禁让人怀疑,农粮署是否因为与粮商有不当利益挂钩,稽查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台湾消费者保护协会○九年抽验市售白米,就曾发现山水米外包装标示台湾生产,内容物却包含糯米与比率相当高的泰国米,可见外国米混充台湾米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相较之下,农粮署宣称的「过去未有类似案例」,也就更难令人信服了。

不愿具名的官员指出,质疑农粮署与粮商间有不当利益挂钩并不公平,但官方常须仰赖粮商协助,双方保持良好互动却是不争的事实。例如这次泉顺混充米事件查证属实后,农委会内部曾有人认为「情节重大」,建议直接祭出停业或撤照处分,但最后未获採纳;其中一项重要的原因就是,泉顺穀仓替农粮署代储了大批公粮,一旦遭撤照,农粮署难以立即另觅储存地。

正因为农粮署与粮商长年「走得太近」,让农委会主委陈保基在事发后三天,罕见地对自家人撂下重话,要求粮政系统彻底改革、全面检讨管理制度;并承诺修正《粮食管理法》,对国内进口米大宗粮商进行高频度抽检,不容许混充米事件再次发生。

即使如此,农委会内部还是有部分人士持保留态度,认为「修法标準太过严苛,基于保护台湾农业,是不是应该给粮商一个机会?」

提高罚则 稽核却不缜密

但只要翻阅法条就能发现,农粮署给粮商的「机会」,实在已经太多。据《粮食管理法》规定,「粮商产品标示不实,主管机关得按次处罚,处罚三次仍未改善,得注销粮商登记证」;但实务上,产品检验不合格,农粮署会先发文要求厂商「限期改善」,一个月后再抽验若还是不合格,才会依法裁罚。开罚后甚至不会公布厂商及产品名称,对业者保护到家,苦的却是消费者。

另一方面,农粮署对处罚标準一向「从宽认定」,以「产品」而非「厂商」作为计算单位。例如泉顺贩卖的八十多项产品,只要单一产品一年内不违规两次以上,就不必受罚,更无所谓撤照问题;因此农粮署口中「违规十八次却免罚」的离谱现象,原因其实不是业者嚣张,而是政府失职。

陈保基提出修法时,主张将包装米比照《食品卫生管理法》提高罚则,并以「业者」作为裁罚单位,只要有标示不实、欺骗消费者情事,就立即重罚粮商,对业者确实有吓阻作用;但更关键处在于「限期改善」规定必须调整,若抽验不合格,应公布产品名称,以免不肖业者仍有漏洞可钻。另外应即时公布检验不合格产品资讯,才能让民众消费时有所依据。

国民党立委王惠美则认为,农委会主张外国米不准与台湾米混合销售的立场值得肯定,但从来不验外国米的农粮署,至今还是没有告诉民众,未来检验外国米的方法是什幺、如何追查进口米流向?「如果没有缜密的稽核计画,罚则再高,抓不到人也是没用。」

在修法前的空窗期,农粮署建议想吃正统台湾米的民众,在消费前认明CAS标章,因为有CAS认证标章的白米,一定有明确的产地和品种标示,且不容许混合包装。但问题是,刚被查出诈欺的泉顺食品,正是获得多次CAS认证的优良企业、模範工厂,农粮署的建议似乎太过理想。

事实上,就连专家也难光凭肉眼分辨台湾米与外国米。翁良材表示,随着加工技术的进步,许多台湾米与进口米的外观几乎一模一样,唯有透过精密的仪器比对DNA,才能确定产地。

消费者若想购买台湾米,最好的方法是购买产地直销的台湾农产品,「至少出了问题,好歹知道找谁算帐。」

山水米事件 爆出食品管理四大漏洞

漏洞一    不查米来源
例行抽查只查标示、品质、品种,但不查米来源。
漏洞二    不公布不合格品牌
针对抽查后不合格品牌,只要求业者限期改善,但不公布业者。
漏洞三    不追蹤进口米流向
台湾每年超过10万多吨进口米,流向不明。
漏洞四    放宽处罚认定标準
法规规定,「产品标示不实,主管机关得按次处罚,处罚三次仍未改善,得注销粮商登记证。」但政府以「产品」为计算单位,而非「厂商」,所以,拥有多种品牌的粮商,只要不是单一产品一直犯错,就免受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