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敞开来,探索最深层的渴望/《祕密III:揭示》

收藏:604

把心敞开来,探索最深层的渴望/《祕密III:揭示》

原来那就是这顿午餐的目的。

「事实上,我来这里就是要和妳谈那篇文章,以及妳的性生活,或者应该说,妳的缺乏性生活,还有我或许能够提供……帮助。」

她全然的坦率直白令我双颊发烫。噢天哪,这下我懂了。我用餐巾纸擦擦嘴,握住她的手,清了清喉咙。

「我得要告诉妳,马蒂妲,我受宠若惊,但是,其实……我是异性恋,即使我是女同志……」

「不不不,噢天哪,我不是那个意思!」她微笑着说:「请原谅我,我通常没有那幺直接,但是我对每位女性的表达方式都有所不同,而我觉得跟妳沟通的最佳方式,就是开门见山的直接说。我说的是和男人的性关係,而且不是所谓的交往,纯粹就是……关係。」

「噢。」

她在座位上往前倾身,举止瞬间变得像是要提出一个很棒的交易,你绝对无法拒绝的交易。

「我说的这种关係纯粹是性方面的。」她继续说:「有趣、自由、安全的不知名对象,是妳可以全面控制、由妳自己定义的,这些人不会改变妳。营造妳所想像出的性爱场景,完全按照妳想要的方式进行,听起来怎幺样?」

「妳是说……妳是在说性幻想,要让这些幻想……成真?」我环顾这喧闹吵杂的酒吧,店内大部份都是喧闹吵杂的男人,他们完全沈浸在球赛或是他们自己的对话当中,这里真是进行这种对话的绝佳地点。

「没错,索兰芝,妳是个个记者,不过我接下来要告诉妳的事情,必须完全保密,永久地保密,这是高度机密,内容隐密到如果我被要求谈到此事,我必须彻底否认和妳有过这段对话。」

我环顾餐厅,我充满高度兴趣,整个人都在我的老天警觉模式中,甚至因期待而有些晕眩,但是我竭尽所能维持表面冷静。

「好,我同意。」

于是她开始娓娓道来,关于她的慈善团体S.E.C.R.E.T.真正代表的意义,它的历史,以及她身为创立者之一与主要导师的角色。

S.E.C.R.E.T.根本不是什幺「公民责任与平等对待促进协会」,而是「安全的、情慾的、有力的、浪漫的、狂喜的、转变的」这几个字的缩写,也是该团体为女性安排与执行性幻想的方针。她们所选择的女性,像我这样的女性,在这方面需要帮助的女性。

我无法置信。

震惊。

而且完全愣住了。

「让我搞清楚,妳在运作一个实现女性性幻想的机构?妳为什幺要告诉我这些?正如妳说的,我可是个记者。」

「我知道,但是我信任妳,还有……我们希望妳当下一个候选人,而且很可能是最后一个,至少暂时是如此的。」

「候选人?为什幺是我?」

「嗯,最近这几年,我们选择过在性方面麻木的女性、还有一些是受到深深伤害的女性。这一次,我们的最后一个候选人,我们想要一个单纯不再把性当成首要考量的人,一个有更多生活经验的人。再说,为什幺不是妳呢?妳漂亮、有成就、又忙碌,就像妳在文章里提到的,约会是妳不会『浪费时间』去做的事,妳自己说的,妳不想费心了。我在此提供给妳的,就是让我们替妳做那些妳不会自己去做的事,这是我们最擅长的。」

我好一阵子说不出话来,最后才问:「妳说『最后的候选人』是什幺意思?」

她的思绪彷彿飘到了别处,过了一会儿,才甩开那些看起来应该是悲伤的想法。

「嗯,恐怕S.E.C.R.E.T.準备要结束了,这是非常愉快的工作,但是在下一个候选人之后,不论我们愿不愿意,我们恐怕都得吹熄灯号了。我可以留下一些书面资料给妳。」她说,再次改变话题,并且招手要账单。「如果妳决定好这是妳想做的事,我会带妳去见委员会的人。」

「委员会?」

「没错,其他和妳一样的女性,已经有所改变、可以更加胜任这份工作的女性。有些是纽奥良社区中的杰出人士,像是医生、律师、表演者之类的人,是妳会认得的名字,而其他的是服务生、髮型设计师、老师等。我们招募来实现幻想的男士们包括了厨师、建筑工人、事业创办人、企业领导人等,甚至还有一些是全球知名的男人。」

这时我突然懂了!

「皮耶‧卡斯提尔!妳就是这样认识他的,他是所谓的……被招募者之一,对吧?」

马蒂妲‧格妮绝对会是个优秀的扑克牌玩家,她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毫无畏缩,接下来她準备要开口时,更谨慎地斟酌字句。

「就算他是好了,索兰芝,我也绝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不谨慎保密,就毫无价值可言,这一点,是妳若愿意考虑我们的话,我可以向妳确保的,我希望我可以确定妳也会谨慎保密。」

我低头看自己的手背,有点后悔刚刚那幺直接的逼问。四十岁,开始在很多奇怪的地方显现出来:指节附近的皮肤开始变皱,手肘附近的皮肤鬆弛晃动,早晨时下背特别僵硬,私密部位出现一两根灰白毛髮。我还是可以改变,但马蒂妲说的没错,我已经不想费心了,我不在乎性行为,或许偶尔会有几次约会,有时候和一个男人约会次数足够让我们关灯、脱衣服,但是我越来越宁愿把难得轻鬆的夜晚留给自己,而不想要进行没发展性的约会。不是睡在自己的床上、没有专属自己的厕所、我的生活作息被打扰,这些念头,就是不够诱人到足以让我想要费心去约会。

「我会仔细考虑。」我告诉她,紧张地把她给我的名片收起来。意外地,我竟然很不想道别,她就是那种让人不想离开的同伴。

那天晚上,屋子里空空蕩蕩,贾斯去他爸爸家度週末,突然让我觉得内心被重击了一下。当我再次期待我独处的时间、我的沙发、我的书、我的那杯红酒、舒适的睡衣时,突然感到有些害怕。还年轻的时候,我曾经很喜欢出去玩,喜欢所有的仪式—穿上漂亮衣服、化好妆,到热闹的酒吧去玩,而且绝对不是去那里当壁花的那种女人。当年,我靠演唱表演赚了部分的学费,在裘利斯当DJ的爵士酒吧演唱,和他缓缓起舞,直到旭日东昇。

已不复再。

虽然他的事业一直不见起色,但裘利斯的性生活在离婚后似乎重新复甦了。他在过去八年内,至少有过两个认真交往的女朋友,而且若不是这些女人对贾斯都很和善,我一定会禁止他把这些新女友介绍给贾斯认识。

即便如此,我真的很不愿意显露脆弱,非常害怕开口寻求帮助,因此经过饱受煎熬的两天后,我才鼓足勇气,拿起电话打给马蒂妲。我答应的最大因素,是因为这将会是个精彩的故事,不是可以讲给其他人听的那种故事,但反正,本来就不是所有故事都要被大肆宣扬的。

到第三街的大宅邸去见委员会成员的那天。我紧张得不得了,但是马蒂妲说的没错,这些女性,她们的确就像我一样,这话的意思并不是指其中的几位是非裔美国人,虽然看到委员会成员并非全是白人,确实让我鬆了口气。而是这里的女性都有些年纪,不是那种青春漂亮的小东西。不是女孩,而是女人,和我平起平坐的女人,她们身上散发着性感的魅力,那是我为了工作成就而抛弃已久的东西。她们每个人都带着女性的勇敢、自信与骄傲。

我的紧张渐渐平息后,我们做了自我介绍,她们向我保证这一切都不会公诸于世。很显然,我有一些疑问:如果我在过程中改变主意了,可以停止吗?当然可以。我有小孩,妳们会配合我带孩子的时间作业吗?我们正是打算如此。我不打算寻求交往关係。太好了,我们也不能保证会有,虽然有时候的确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最后,我的好奇心凌驾了恐惧感,这点,由于我是个记者,所以一向是好的预兆。

所以我说了愿意,因她们鼓掌叫好而红了脸颊。

「这个『愿意』就是妳和我们每个人就此连结的象徵。」马蒂妲说着,放了一个紫色的小盒子在我面前。里面是一条单纯的金色手鍊,颜色和材质与其他女性手上戴的相同,只不过她们的上面挂满了响叮噹的坠饰。

「这是我的吗?」我问,把这条沈甸甸的18K金手鍊举起来就着光仔细观看。

「是妳的了。」马蒂妲说。

在许多拥抱与恭喜之后,她们让我带了一个资料袋回家,我很谨慎地保管,要等到贾斯睡着后才能打开。

那天晚上,我付钱给保姆,再三确认我儿子房间的灯光已经熄了之后,便泡了些茶,播放古典乐,再一次确认贾斯睡了,才到厨房的大理石餐桌前坐下,这张我从小就在这里吃饭的餐桌,伸出颤抖的双手打开资料袋。里面是一张内容很多的清单,写满了各式幻想和场景,有一些很惊人,有一些很平常,一张性方面的愿望清单,还有一些空白栏位可以写下即时的想法。马蒂妲告诉我要尽可能详细、诚实地填写,没什幺幻想内容会是太无聊或是太夸张的,不需太过担心。

我削好铅笔,开始仔细思考这份清单,考虑的甚至比我自己的婚宴名单还要详细。我的第一个幻想内容很快就出现了:
就这幺一次,我想要在结束一整天工作后,回到家,发现所有繁琐的家务和工作都已经被一个非常吸引人的男人完成了,一个性感的男人,他还会替我放洗澡水,而我不需要替他煮饭和打扫,如果我不想要的话,甚至连话都不必和他说,我们就只要……—写到这里我犹豫了—我们就只要……做爱吗?

我连问号一起写在最后,性并不是被遗忘已久的结局,至少在我这里不是。

此刻,两个星期之后,这个场景正如我写下的那样,在我眼前展开了,他就在这里,我幻想中的男人。

本文摘自《秘密III:揭示》

也欢迎大家参与Readmoo电子书与脸红红合办的赠书活动!(点此进入赠书活动网页)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Wagner Mace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