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收藏:773

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Katy,大专院校讲师--与丈夫月入共逾10万元,对香港前景没信心,不生子不买楼,希望尽早移民。夫妇现以4.8万租住大埔1600呎独立屋别墅。(黄志东摄)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Kargo,自僱人士,企业培训导师--月入20至30万元,一家4口及外佣租住跑马地约2000呎唐楼单位,月租4万多元。他认为,既然喜欢的单位买不起,买得起的又不喜欢,为何不租,让家人都住得舒适写意?(苏智鑫摄)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Katy的家乃3层複式单位,与长辈同住仍宽敞有余,各自拥有私人空间。(黄志东摄)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香港楼价高企,部分港人不想承受供楼压力,因而选择租楼,冀拥有更优质的生活。(资料图片)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谢伟豪绘)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无壳中产 买蜗居不如租大屋

不知是什幺时候,买楼置业成为香港人的must do item。朋友们都说,有能力谁不愿「上车」,有楼在手,有安全感。但Katy和Kargo两个中产人士,家庭月入逾10万计,却没有置业意欲,居所宁租不买。Kargo直言「安全感来自我的实力,而不是楼」;Katy则对香港前景无信心,望早日移民,「砖头」反而是绊脚石。

看淡香港未来 出走不留根

选择租楼,不一定因为资金问题,出问题的,可以是社会大环境。访问当日正值6月16日反修例游行,铜锣湾某楼上咖啡室一隅,Katy(化名)看着街上蓄势待发的黑衣人潮,「现在这情况让我的决定更坚定」。Katy谈吐温文,结婚4年,上过车又落过车,眼见香港教育制度、政治气候每况愈下,对下一代成长有害无利,经反覆思量,自言喜爱小孩的她决定不生仔也不买楼,不在香港留下一点「根」,梦想是退休后离开香港,移民台湾,「身边许多专业人士朋友,没有孩子的都会想移民」,Katy说得淡然。

上车再落车待退休移民

Katy现职大专院校讲师,与丈夫月入共逾10万元,他们以4.8万元租住大埔独立屋别墅。她曾经是上车一族,相信有楼有安全感,结婚不久,便在屯门买下一个500呎单位给家中长辈安老,同时与丈夫租住乌溪沙一个逾400呎的两房一厅单位。「当时确信买楼是对的,但慢慢发觉唔对路。」楼宇供款逾1.7万元,佔Katy收入一半,面对银行不停加息,每月收到缴款单都让她心头千斤重,「每次收mortgage statement都好像提醒我还欠债数百万,永远还不完。供得如此吃力,觉得没什幺意思」。于是罚息期一过,Katy便立即卖掉屯门单位。单位于2015年以600万元买入,两年多后以约750万元卖出,Katy直言这价钱根本不值得入市,但没想到单位依然不乏买家。

「帮人供楼」换取生活环境

这一役,让Katy不再憧憬买楼、供楼住蜗居,宁愿租住优质盘。卖掉屯门单位后,两口子曾在乌溪沙为长辈租下另一单位,以便照顾。但Katy的丈夫拥有两辆私家车,车位与两单位租金已逾4.8万元。眼见发展商在乌溪沙不断买地,租金不断上调,夫妇俩决定另谋出路。没有了供楼压力,两人发现市面有许多既负担得起,条件又不俗的租盘选择。于是半年前,他们搬进了现址:位于大埔,约1600呎的3层别墅。「连车位月租同样是4.8万元,但大许多,环境更好。老人家一层,我们一层,有私人空间又方便照顾」。

踏入Katy的家,楼底高,客厅的落地大玻璃连接露台,天台能眺望海景,两只爱犬在家中耍乐,人和宠物也有各自的生活空间。

对于租楼,社会有一迷思:租楼如替别人供楼,「但别人真的给了楼你住」,Katy反驳道。她认为如果供楼,以现时收入,夫妇俩没可能拥有今天的生活环境,租楼却可以。不过Katy亦坦言,因为没有子女,负担少许多,两口子的选择因而更多,而身边生了孩子的朋友,都选择有楼在手,为下一代筹谋。

当初若供楼 我不会创业

「我没有一个好强的概念,一定要买楼给子女。」Kargo(化名)蓄长髮,身穿黑马甲,脚踏短皮靴,说话时,自信中带点傲气。

Kargo是自僱人士,任职企业培训导师,于中港两地各有业务,月入逾20万元,高峰期达30万元。他与太太育有两个年幼子女,家中聘请了外佣分担家务。一家4口及外佣,现租住跑马地约2000呎唐楼单位,月租4万多元。

培养实力 好过帮子女买楼

他年轻时到澳洲进修,曾在当地农场及餐厅打工。他深切体会到,即使这些被港人视为「下栏」的工种,收入及生活质素甚至比一个香港中产还要好,他想像子女将来,叹道:「在香港,生活是艰苦的。」今日香港,让Kargo担忧明日的孩子,但愈担忧,他愈注重培养孩子的实力,「我重视子女的实力,多于给予他们什幺。你太早準备一切,他们没有动力做得更好,其实都几危险」。

8年前,Kargo的大儿子出生,那年他毅然辞掉全职企业导师工作,选择开公司自立门户。创业易,守业难,公司业务至开业下半年始上轨道,「如果要供楼我不会创业」,他直言。因为没有供楼压力,让他有胆量选择喜欢的事业。没有楼,才让他拥有今天的成就,「做生意需要弹性,生意不好最多住得差一点,但如果买了楼,创业那前半年这幺霉,怎供?」

放租回报低 不如供的士

虽然跑马地的租金较其他区高,但Kargo喜欢这区的生活环境。随着生意渐入佳境,一家人在跑马地搬了数次家,单位愈搬愈大。以Kargo今天的收入,买楼置业固然不成问题,但他的想法与Katy相似,「想住的买不起,买得起的又不喜欢,为何不租一个喜欢的单位?」若为了置业,而屈就居住在一个环境较差、面积少许多的单位,且每月承受供楼压力,本为企业培训导师的他,认为对身心都不健康。

香港楼价升幅大,有人认为买楼是最佳投资,但Kargo认为要投资,「供楼不如供的士」,把租楼而省掉的首期资金,分散投资在其他方面,例如买入的士及的士牌。这道如意算盘,他这样算:「一个的士牌500多万元,一辆的士20万,两者首期约120万,月供2万多,但把的士出租,月收入可达2.5万,等于有人帮你供的士;但现在一个500万的单位,都要付不少首期,但租金收入却难追及供款」。Kargo不是没有买楼置业,只是物业在佛山。他于当地购置了独立屋,每月收租4000多人民币,「其实有很多选择,我发觉把资金投放在这些地方好过在香港买楼」。

当然,对于已成家立室的人来说,租屋或买屋,不会只由其中一方决定。曾经网传有香港女生要求男方有楼在手才答允求婚,但Kargo的太太却与丈夫理念一致,偏好租楼,偶尔转换居住环境,获取新鲜感。两人早在拍拖时已有共识,「找一个价值观相近的人结婚,冲突会少点。否则你会为了满足对方而牺牲自己」,Kargo分享。

买楼不是唯一选择

婚后Kargo与太太财政独立,互不过问对方收入。Kargo负责屋租、家佣薪金、水电煤费等主要开支,太太则负责子女兴趣班、生活杂费等。他给予家人最大的礼物,是每年去两三次旅行,去年冬天,一家人便到了澳洲过圣诞。至于Kargo自己,没有车没有游艇等奢侈「玩具」,最大娱乐是网购,购买价廉物美的电子产品。

有钱有选择,从来都是资本社会中的金科玉律,但在香港,除非是富商巨贾,否则一个普通中产,生活也可以很艰难。明明呎价离谱,但多少人别无选择,含泪供贵楼。但Kargo回应,「你不知道你有好多选择,你觉得没有选择,才认定买楼是唯一方法」。

买或不买,不单是一个决定、一次选择,亦关乎怎样想像人生。

文:欧慧儿美术:谢伟豪编辑:蔡晓彤

电邮:feature@mingpao.com